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国重器 > 第五十一章 质量监督局
    下车时,张宏还是收了徐庆辉为他准备的两条烟,用黑色袋子套着,一起给他留下来了。

    烟收了,这颗下挖的桩基,应该就可以不用下挖,没什么问题了。

    果然,第二天,张宏便给秦舒淮打来电话,说这三个墩可以施工了,经他连夜分析数据,发现那颗桩基没有问题。

    秦舒淮清楚,这不是桩基没有一点问题,是服务到位了而已。

    秦舒淮心里也很清楚,往后自己负责检桩,这种事情会发生很多。

    随着工期的加紧,工班又从外面找来几个技术人员,秦舒淮的工作,反而变的轻松,基本上就是桩基检测工作,和张宏也越发的熟悉了。

    对于马家河连续梁,桩基即将完成,随后便是墩台身施工。

    然而,墩台身的施工队伍已经有了,只是连续梁的施工队伍,依然没有确定。

    不过听黄可臣的意思,连续梁墩台身要和连续梁一道承包出去,不分开来招标。

    对于这座大跨度的连续梁,黄可臣没法定劳务队伍,公司早已有人盯上了这块大蛋糕。

    甚至连指挥部的副指挥长,都活活预试,想着把这个活接下来。

    顿时,各方在不断的博弈找关系,准备由施工指挥部组织的招投标,确定施工队伍。

    秦舒淮初步估算,这座连续梁施工完后,利润至少在三百万上下,这三百万利润,在九九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秦舒淮需要打好基础,这个活肯定不能放过。

    如何插手这件事,找到一个切入点,显得非常重要,秦舒淮总不能让家族出面,帮自己要工程,更何况李逸风这家公司,自己也没挂名。

    让李逸风出面也不太好,毕竟他认识的只是建设指挥部的李长乐,李长乐介绍一个施工队进工班,问题不大,但要独吞这么一个大活,还得问问汉武铁路局内部的大佬同意不同意。

    因此,李长乐即便出面,也未必能拿下,因为这关系到汉武铁路局内部关系,天路铁路的建设指挥部副指挥,也不能一锤定音。

    李海峰等人,也不可能因为李长乐或是赵宏的一句话,得罪汉武铁路局内部的领导。

    毕竟天路铁路,是几年的工期,干完后便要离开,他们在汉武铁路局工作,却是终生的事情。

    孰轻孰重,李海峰等人,心中有数。

    家族关系不好用,建设指挥部的关系用不上,秦舒淮不由得眉头微皱,一时间找不到突破口。

    五月三号,赵宏一早便来到办公室,他习惯性的看看报纸。

    因为不是周一,不用开周例会,早晨显得清闲一些。

    作为建设指挥部指挥长,一周七天,他有四天半在开会,有些时候,上级来视察工地,赵宏也没得休息,需要陪同。

    毕竟是国家性重点工程,各方领导都很重视,在天路铁路开幕典礼上,敏之长老曾亲临开幕式现场,发表讲话。

    一阵敲门声响起,直接综合部小李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

    “赵指挥,铁道部质量监督局发来了一个传真。”小李将传真递给赵宏。

    赵宏微微点头,接了过来,赵宏眉头不由得一皱。

    本周五,铁道部质量监督局邱主任,要来检查工地。

    今天周二,还有三天时间!

    赵宏之所以皱眉,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这个通知太过突然了。

    像铁道部各司局领导下来视察工作,通常都会提前十天甚至半个月发传真,让下面的施工单位和业主,做好视察准备工作。

    在此期间,业主可以选择几个认为比较好的工地,让铁道部相关领导视察工作。

    相互之间,都的会先做沟通,像这次如此急切,赵宏还是第一次遇见。

    毕竟他也是从铁道部空降下来的,对系统内部的一些事情,还是比较清楚。

    如果提前十天半月通知,视察现场时,依然发现了安全质量问题,铁道部领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然的话,他给你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干嘛?难不成是干等着,当然是给下面干活的,提供整改的时间,像这种突击检查,相当的少。

    “本周五?”赵宏嘀咕道。

    “是的,赵指挥,传真指出,这次只看看前四个标段,后期有时间再看其他标段。”小李道。

    “我知道了。”赵宏想了想,道:“你给一标到四标的施工指挥部发消息下去,让他们每个施工指挥部,上报两个到三个可以迎检的工地,需要标准化施工较好的。”

    “好的。”小李应了一声,随后道:“赵指挥,传真还说,把近期报给第三方检测的桩基资料,也给铁道部质量监督局发一份。”

    小李刚说完,赵宏正好看到那里,有些意外道:“发这个干嘛,他们不会的想视察桩基施工吧?”

    “很有可能。”小李道。

    “你下去安排吧。”赵宏摆摆手道,随后小李离开了办公室。

    赵宏总感觉这次视察,有些不一样,除了这么急切外,还选择周五视察,的确很罕见。

    通常领导视察工作,都会选择周一周二,这样连续工作日多,可以多看几个工地。

    而且还要上报桩基检测的区域,这似乎警示,铁道部质量监督局的邱主任,要看桩基施工。

    很快,一标到四标的施工指挥部,接到了建设指挥部的传真,知道铁道部质量监督局三天后要来视察工地的事情,并快速传到了下面各个工班里面。

    顿时,各个工班便开始忙碌起来,开始按照施工指挥部的要求,上报各种资料。

    “小秦,这周我们还有要检测的桩基吗?”吴愧首先找到秦舒淮道。

    毕竟桩基检测这个活,是秦舒淮负责的。

    “还有,我已经报给第三方检测了。”秦舒淮道。

    “速度给第三方检测打电话,就说本周桩基不检了!”吴愧果断道。

    建指明确要近期检测的桩基,显然没什么好事,吴愧虽然顾着秦舒淮,可他毕竟是老油条,很快便意识到上级领导的检测项目和意图,连忙让秦舒淮撤回计划。

    “怎么了吴哥?”秦舒淮一脸不解道。

    “先别问这么多了,先给第三方检测打电话吧,说这周报检的桩基,不检测了。”吴愧道。

    “好。”秦舒淮说着,直接给张宏打电话。

    五分钟后,秦舒淮挂断电话,望向吴愧,道:“吴哥,第三方检测已经把计划,报给了建设指挥部!”

    “靠,这么积极搞毛线啊。”吴愧忍不住骂了一句。

    “吴哥那怎么办?”秦舒淮一脸无辜道。

    “你这两天去看看这几个要检测的墩,有声测管的一定要通到底,别再出现声测管不能到底的情况。”吴愧道。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了,吴愧只好安排秦舒淮紧盯这几个需要检测的墩身桩基,确保这些颗桩基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既然检测的桩基已经到了建指,这次铁道部视察,很可能查到,前期工作必须做好迎检准备。

    这种时候,说不检了,更加让人产生怀疑。

    “都能到底,已经给桩基队伍老板交代好了。”秦舒淮道。

    “你再和张宏沟通一下,检测的时候,看能不能掩盖过去,不要把桩基的一些小问题暴露出来。”吴愧想了想道。

    在吴愧看来,铁道部质量监督局的领导,虽然知道桩基检测的标准,却不知道使用和查看桩基检测仪器,只要张宏那边说没问题,质量监督局那边应该不会找事。

    如果真找事的话,问题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恐怕很难,我怀疑这次桩基检测,张宏未必能来,即便来了,也未必是他动手检测。”秦舒淮面色凝重道。

    平常的检桩,张宏负责便是了,可铁道部下来视察现场,张宏等级太低,他未必能做的了主。

    检测仪器都不是张宏操作,更加不用说虚报桩基检测情况了。

    秦舒淮这么一说,吴愧觉得在理,铁道部视察现场时,张宏操作仪器的概率很小。

    “这事我和郭总沟通一下,看领导能不能和第三方检测的领导进行沟通。”吴愧道。

    越过张宏,吴愧等人便做不了主,只能找领导提前沟通,以防万一。

    第二天早会,黄可臣便对现场几个重要工点,进行了现场标准化施工布置。

    自从上次建指组织各标段学习后,现场标准化施工,有了很大的改观,进步的不是一点半点。

    因此,现场适当整理便可以,无需停工整顿,只要注意一些细节,适当整理便可以。

    此次铁道部视察现场,不管是建指还是施工指挥部,都极其重视,安质部相关成员,亲自到现场查看,要求各工班对一些工点进行整改。

    周五上午九点,建设指挥部相关领导,在机场接到了质量监督局邱主任。

    前往一标的路上,邱主任直接点出各标段四个标段查看的内容,一标是路基,二标是第三方检测跟随,查看桩基,三标墩台身施工,四标隧道施工。

    很快,这个消息传了出来,四个标段的主要领导,都知道了这件事,纷纷安排检查工点的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