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调香高手 > 第四十三章 扣子piu~一下射出去了
    慈善会进行得很顺利,虽然多多少少也有些摩.擦和高潮,但和之前的那场比试比起来,人们更倾向后者。

    直到慈善会结束,所有人心头想的并不是慈善会上的内容,而是萧枫的那颗神奇的药丸,和被压.在狗身下死嘶吼的慕容富。

    很多人在慈善会结束后想要去结交萧枫,甚至有些人想要去问问能否购买那种药丸,可当他们寻找的时候,萧枫和司空嫣然已经消失在了慈善会现场。

    在人们慢慢离开会所的时候,停车场中一台宾利,一个中年人坐进了副驾驶里。

    “他可在?”

    就在中年人刚坐进车里,一个平淡之中,带着几分冰冷之意的声音从后座传来。

    中年人摇了摇头,右手伸到了自己的左脸下颚,轻轻扣了几下,随后抓起一撕。

    一张人皮.面具从他的脸上撕下!

    相应的,一张苍老的面孔出现在车中:

    “不在,会场里面我来回转了好几圈,都没有捕捉到那个人的气息。”老者将人皮.面具丢到一个小盒里,叹了口气:

    “咱们的情报有误,可能那个人现在还没有回来。”

    “情报无误。”一袭白衣的杨滟轩靠在后座上,月光透过车窗照在脸上,让女人的脸多了几分清冷。

    “唯是有事缠身,未曾到来。”

    “有事缠身?”

    老者思索了一下,对杨滟轩开口问道:“小姐的意思是,有可能是其他几个家族插手?”

    对于这句话,杨滟轩没有回答。

    转过头,看向车窗外渐渐空旷的停车场,想了想道:“叶师师可否安康?”

    老者顿了一下,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什么这么问:“虽然一直没有露面,但通过气息判断,她身体应该很健康。”

    “不过,今晚的慈善会,倒是出现了一个挺有意思的事。”

    杨滟轩看向老者,眼中并没有感兴趣的神色,只是很简单地等候老者下文。

    老者也早就习惯了自家小姐这种性子,开口继续道:“司空丫头和她那个弟弟也来了。”

    “那小子身上有一种特殊的药,让慕容家的那条军犬瞬间发情,把慕容富那小子给上了。”

    看着杨滟轩不变的脸色:“也因为这个事情,叶师师竟然破天荒地将第一楼的顶级贵宾卡送给了那小子。”

    “拉拢。”

    话音刚落,杨滟轩便轻启朱唇,缓缓开口:“叶师师如此这般,无非妄图拉拢萧枫,入第一楼。”

    “此女野心不小,想以之为棋。”

    “小姐有什么打算吗?”杨滟轩想到的,老者自然也想到了,不过对于计划的制定,他还是要先询问自家小姐。

    杨滟轩想了想,看到会场之中走出的几个保安:“错过此次,机会难寻,先回京城,令做打算。”

    说完,在她的示意下,老者缓缓启动了车子,消失在夜色中。

    ……

    ……

    当杨滟轩的车子驶离会所停车场后,会所之中,一间高档厢房内,一个身上只挂着一件白色衬衣的女子从浴室中缓步走出。

    赤着玉足,轻踩地毯,修长美丽的双.腿上点点水滴滑落,灯光一照,更显妖娆。

    衬衣很是随意地套在身上,没有系扣,风景诱.人。

    擦拭着头发,缓缓来到沙发边上,拿起手机看了看。

    咚咚!

    “进来。”女子将擦头的毛巾随意丢在沙发上,散了散自己的头发,这才缓慢系扣。

    鲜崔婷看着自家主子这副打扮,心头一跳,面色微红地看着叶师师的那双毫无束缚的腿。

    很美。

    “慈善会结束了?”叶师师没有转身,更没有在意鲜崔婷的目光,轻轻拉了一下衬衣的下摆,略做遮掩。

    “结束了。”鲜崔婷应了一句:“所有人都已经离开,包括杨家的人。”

    杨家的人,自然指的和杨滟轩在车中对话的老者。

    叶师师双手稍微用力,想要将胸口的那枚纽扣系上:“那个萧枫和司空嫣然也离开了?”

    “刚一结束就离开了,司空嫣然似乎不想节外生枝。”

    “不过姐,我有一点想不通,为什么那小子做的那么过分,你还想拉拢他?”鲜崔婷诚实问道。

    叶师师使了半天劲,最后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用力将胸口高.耸压下一些,才将纽扣系上。

    好紧……

    怎么连大号都这么紧……

    叶师师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穿着衬衣的样子,倒是颇为满意地点点头:“过分吗?我觉得不过分啊。”

    “那个萧枫说的很对,那么精彩的表演,没有报酬岂不是寒了他的心?”

    “可是姐,那小子怎么看都像是个小混混啊。”鲜崔婷忍不住吐槽。

    毕竟谁见过一个正常人,身上带着……带着那种药丸啊!

    叶师师轻笑,转过头看着鲜崔婷,好像读出了她的内心想法,反问道:“你觉得,他当时丢出的那枚药怎么样?”

    鲜崔婷眼角一抽:“猥琐至极!”

    “的确猥琐,但你却没有看到另外一层。”

    叶师师拿过遥控器,对着电视按了几下后,电视里面出现了当时萧枫和慕容富对战时候的场面。

    当画面播到萧枫丢出发情丹的画面时,叶师师按了下暂停。

    “你来仔细看,你觉得现在还会有什么人,将药物做的这么古怪?”她放大了发情丹,对鲜崔婷道。

    鲜崔婷眉头紧皱,随即惊呼:“姐你是说,这是……丹药?”

    “不,不是丹药。”

    叶师师断然否定:“应该说,是香药。”

    “香药?”

    叶师师点头:“就和我们平时用的香水香薰一样,只不过是凝练成了丸状。”

    鲜崔婷一脸懵逼。

    香还能成药?

    “你去给我查查这小子的资料,记得查深一点,表面的那些背景,肯定都是伪造的。”

    “我总感觉,这小子不一般。”

    说着,她缓缓坐到沙发上。

    piu~

    波呦~

    一声什么东西崩断的声音,只见一枚纽扣从叶师师胸口射出,直直打在电视机屏幕上。

    娇躯一颤,衬衣吐露一抹雪白。

    叶师师满脸无奈:“顺便再给我拿一件衬衣来,要加大码……”

    在鲜崔婷出去后,她一双柔荑解开衣服,小声嘀咕:

    “怎么又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