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佳恶毒女配 > 二百二十六、搬家
    “我为什么要搬出去?这宿舍也有我的一张床。我要是走了,我是不是怂?是不是怕她?”

    “你可以不搬。你最近几个月的工作都在e市,你住宿舍几个月,每天和她朝夕相对,这样的事还会发生。你要是能接受就继续住着,只是下次别再给我打电话鬼喊鬼叫。我很忙,没空理会你们小姐妹的塑料情谊。”

    “滚你——”

    “脏话给我咽回去。”

    “那我不管,这事你处不处理?你不处理我就不工作,反正有其他12个人赚钱养我。”

    “我给了你建议。搬出来。”

    枕溪抠着手指头。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是不是太特立独行了点,有点耍大牌闹特权。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我?”

    “你是巨星,可以任性。”

    ……

    枕溪当晚就睡在酒店。她带来宿舍的随身行李甚至都没有拆开,就又被拎到了酒店。

    段爱婷也说想住去酒店。

    “可以。”潘姐说:“自己出钱,你爱住哪住哪,别人管不着。”

    段爱婷闭了嘴。

    就她赚的钱还得分作13份,支持不了她任性的需求。

    “我要自己出钱?”枕溪惊恐,“那我还是回宿舍吧,将就着在沙发上对付。”

    “李河说他出钱,你放心吧。”

    “那段爱婷……”

    “她就得自己出。没办法,谁让你红。”

    ……

    云岫承诺的房子只用了三天就找好。就在公司附近,方便她每日来往练习。是一处拥有密不透风坚如磐石安保设施的小区,能最大限度杜绝私生饭和媒体的骚扰。

    “云总很上心,这地方不错”

    “拉倒吧,你看他抠得那样。”枕溪对这种说法很是嗤之以鼻,“给我另外找住处难道不是因为酒店不划算?你看人酒店如果说免费让我住,他会让我搬?”

    置办家具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又耽搁了几天。枕溪在酒店住了一个星期后,终于被通知可以搬家。

    李河特意给她打来电话,说她新住处的租金家具和其他事项的费用都是他出。所以这个星期的酒店房费就让枕溪自己承担。

    枕溪的中指蠢蠢欲动。

    她的新住处在21楼,有需要刷卡才能使用的电梯。对于明星来说,不用担心会在电梯里遇到陌生人,有绝好的私密性。

    就是这房子,真的小。

    就比她在y市租的那间大一点点。

    50平方不到,一个卫生间,开放的厨房和客厅餐厅卧室连接。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正方形的空间里有一个小厨房,一张餐桌,一个小沙发,一台电视,以及一张床。

    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干干净净。

    比她昨晚住的酒店小了不知三倍。

    就比她在宿舍的卧室,大了那么一点点。

    “你是真抠啊。我不说要你给我找个别墅或者公寓,起码这房子里得能让我装块镜子跳舞吧。就这地,两人站着转身都能撞到。你说我是巨星,原来都是骗我,哪个巨星会蜗居在这种地方?”

    “跳舞可以去公司。这是休息的地方,你有什么不满意。”

    “满意满意。”枕溪咬牙切齿,“祝云总福如东海财源广进。你小心有命赚钱没命花。”

    挂了电话,枕溪又仔仔细细看了这间屋子。

    其实除了小也没什么毛病。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都有,采光也好,她一个人住是够了。

    如果她以后有闲钱买房子,她可能也会挑这样的户型。

    在这个地段,这样的物管安保和基础设施,这个小区的房价肯定也很吓人。

    枕溪把自己的东西归置完就已经是傍晚。储物柜和冰箱打开,里面的东西倒是齐整,可以满足自己做饭的需求。

    巨星还要自己做饭。看这个屋子里有洗衣机,巨星还可能要自己洗衣服。还有晾衣杆和熨斗,巨星还得自己晾晒熨烫衣服。

    巨星刚把饭煮上,门铃响了。

    猫眼里,西装笔挺的云总裁空着手站在外头。

    枕溪掉头就走,当什么都没看见。

    下一秒,背后传来门开的声音。

    云总裁站在门口,已经弯腰开始换鞋。

    枕溪:?

    “你怎么进来的?”

    “钥匙,房卡,指纹,密码,我都有。”

    “是么,呵呵。”枕溪脸色一变,“你穿谁拖鞋呢,给我滚出去!”

    “是你说我抠,说这房子小得没法转身。我过来看看,怎么没法转身。”

    云岫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身看她。

    枕溪觉得特别气,自己从国外带回来的拖鞋就这么委屈地被他踩在脚下。

    枕溪指头都在抖,“你给我出去。”

    “不行。”

    “你!”

    “你可以打电话给物业,让他们来赶我出去。但请你注意,这房子的户主是我。”

    “你跟谁学得这样臭不要脸?”

    “赵青岚。”

    ……

    电饭煲传出可笑的提示音。

    枕溪一点胃口没有。

    “你会做饭。”

    “不会。”

    “那砧板上的是。”

    “摆设。”

    “你要做什么。”

    “狗粮。”

    “我没吃饭。”

    “滚出去。”

    “这些全是进口食材,浪费可耻。”

    “你滚出去,我自己吃。”

    “你吃不完。”

    “你这种空着手什么都不拿的人,怎么好意思到别人家来腆着脸蹭饭?”

    “这屋里的所有东西,包括砧板上那些,都是我买的。”

    “霍霍,那你真是了不起。”

    “我妈死后就没人给我做过饭。”

    “林慧。”

    “她是做给枕晗和林征,我一向可有可无。”

    “岑染不是在学料理和煲汤。”

    “你敢吃么?”

    ……

    枕溪把围裙系起来。

    “我真是特别服,真的。你吃完饭赶紧给我滚。”

    枕溪手脚麻利地把刚才预想的食谱在锅里实现。

    三菜一汤,都是她爱吃的。

    中间的时候她听到电视被打开,里头传来严肃的播音员声音,全英文。

    如果不是她也要吃,她能把一整瓶盐都撒进去,看咸不死他丫的。

    枕溪把饭盛好的时候,这人伸手把它端走。

    她回头,问:“你这衣服怎么回事?”

    刚才不还是黑色的西服?现在这寡淡的蓝色居家服从哪来的?

    这绝对不是她的衣服,她没有这样大的衣服。

    “卫生间里。”

    “怎么可能!”

    “吃饭吧。”

    枕溪看他,“先不管这衣服从哪来。你吃饭为什么要换衣服。”

    “味道和油渍会沾到衣服上。”

    也……也是。

    大老板的西服是该体体面面。

    枕溪在餐桌前坐下。

    “这桌子买小了。”这人说:“太挤。”

    “我觉得刚合适。”枕溪在桌下晃脚,“管你挤不挤,我觉得舒服就行。”

    “也是。”

    这人吃饭和在以前在家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一点声音没有。

    为了吃饭,电视关了,枕溪要看手机也被收走。这屋子的隔音异常好,外面的声音一点听不见。

    枕溪还以为自己在什么不能发出噪音的精神病院。

    这饭吃得别提多膈应。

    她就那么随便数了数米饭,再抬眼,盘里什么都没了。

    “我吃什么。”她问,“你没见我还没吃完?”

    这一根菜都没给她留。

    “煮面吧,我也没吃饱。”

    “你是猪吗?”枕溪问:“这菜全是你一个人吃得,你还吃了两碗饭,这会儿告诉我没吃饱?”

    “不煮,我宁愿饿着。”

    “你还吃么?”

    枕溪碗里还剩一点米饭。

    “不吃。你让我吃什么,酱油拌饭吗?”

    这人把她碗里的饭拨到了他碗里,用小勺舀着吃完。然后安静地收拾碗筷洗刷。

    枕溪全程目瞪口呆,觉得这人中了邪。

    以前在家,其他人筷子沾过的地方他绝对不碰。

    枕溪等他把碗筷收拾好,问:“你还不走?”

    “还早。”

    枕溪往窗外看,天色到了深蓝程度,街面上的霓虹灯已经亮了起来。

    枕溪看钟,晚上八点多。

    “电脑借我收封邮件。”

    “自个儿回家收去。”

    “很重要。”

    枕溪还是把电脑给了他,他看了眼她的屏保。

    “为什么要用这么难看的照片。”

    枕溪一脚踹过去,“你才难看,你全家都难看。”

    “我家只有我一个,不具备比较性。”

    枕溪气得仰躺在沙发上抽气。

    这是她夺冠时粉丝拍得图,居然敢说丑。

    “起来动,小心得盲肠炎。”

    “你管我。”

    “枕溪,我想喝牛奶。”

    “没有。”

    “底下超市有卖,我刚来的时候看见了。”

    “正好,一会儿你走的时候可以顺带买一瓶带走。”

    “我现在就想喝。”

    “那你自己买去。”

    “我没带钱。”

    枕溪服了,真的服了。

    她把自己的钱包找了出来,丢在他面前。

    “我在忙。”

    “那您的意思是?”

    “拜托你了。”

    “呵呵。我一个巨星去超市买牛奶像不像话?”

    “这是高档住宅,也有明星在住,在人家眼里你可能不是。”

    ……

    “喝完牛奶就滚么?”

    “看工作的情况。”

    枕溪找了件外套,拿起钱包口罩出了门。

    找了好一会儿, 才找到那家便利店。

    给那人买了瓶原味,给自己买了瓶草莓味。

    刚从冰箱里出来,日期很新鲜。

    回去的时候那人正在打电话,手上夹着支烟,说着叽里呱啦特别吵得日文。

    枕溪把牛奶给他放下,在他伸手拿的时候又抢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