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大药师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报应来了
    “喂,听说了吗?昨晚天上掉下来一块儿墓碑,正好砸进中康公司的屋里。”

    “真的假的?不会是陨石吧?那玩意值钱着呢。”

    “什么陨石,就是墓碑,我媳妇表哥家邻居四叔的外甥女昨晚亲眼看见的,还是她报的警呢。”

    “我擦,天降墓碑,我看着中康公司要玩完啊。”

    “我还听说,前些日子砸李老板公司,向李老板公司泼粪的人,就是中康公司的人干的。”

    “什么?你听谁说的,准成吗?”

    “我二大爷同学的妹夫的侄子在公安局工作,他亲口说的,能有假?”

    “这么说来?那块墓碑不会是李老板扔进去的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问题是,那么大的石头,一二百斤,他是怎么扔进去的呢?”

    “报应,也许这就是老天爷对中康公司的报应,谁让他们砸李老板的公司呢?老天爷看不过去了,于是就吹了一口气,墓碑就自己飞进中康公司里面了。”

    “……”

    一大清早,中康公司昨晚被砸的消息就不胫而走,因为就在车站附近,所以很快就传的满城风雨,好事儿的人纷纷来到外面围观,瞧瞧石头到底长的什么样,究竟是陨石还是墓碑。

    青石还在中康公司的屋子里面,本来刘强想要开车把墓碑拖出去的,这么一个墓碑放在公司里面实在是太不吉利了,可是警方对现场以及周围并没有检查完,昨晚天黑,找线索不容易,所以只能用警戒线把附近围成一个圈,禁止人进入,等着天亮了在继续寻找线索。

    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中康公司被围观,人们冲着里面的墓碑指指点点,鬼神报应之说也迅速在人群中传开,听的刘强和手下面红耳赤,却又无可奈何。

    “姜队,还得多久?”刘强不耐烦的问道,订制门窗的工人都已经来了,就等着从新测量安装大门呢。

    “不知道。”姜万军说道,完事还打了一个哈欠,昨晚一夜没睡,上下眼皮直打架。

    “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强皱着眉头问道。

    “意思就是,我们正在努力的寻找线索,尽快的去破案,如果你不希望我们在这里,我们现在也可以走,不过破不了案,就不要怪我们了。”姜万军淡淡的说道,人家李老板让他们办案,好歹悬赏五十万,这姓刘的一毛不拔也就算了,还一直在旁边叨哔叨,其实幕后黑手是谁,大家都清楚,关键得有证据,没证据一切都只是猜测。

    刘强气的两眼冒血光,昨晚没睡觉,再加上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两个眼睛里面都是血丝。

    他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儿,看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实在是受不了被人指指点点,于是对姜万军说道,“姜队长,我看你们是找不到线索了,你们还是回去研究吧,别影响我做生意。”

    “好,我们回去研究。”姜万军冲着屋里屋外的手下一招手,大声的喊道,“收队!”

    十几个警察上了车,很快就离开了。

    刘强立即招呼人,用绳子把墓碑捆住,然后另一头系在霸道的拖车钩上,车子一启动,猛的向前一蹿,绳子立刻绷直,“咔”的一声,车走了,可拖车钩连带着保险杠全都掉下来了。

    “哈哈哈哈!”

    现场响起阵阵的哄笑声,把围观群众乐的前仰后合。

    站在一旁的刘强铁青着脸,看着从霸道上下来的手下,上去就是一个打耳光,“你缺心眼儿吗?”

    “……”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找拖车,或者货车!”

    “是,老大!”

    几分钟后,一辆货车开了过来,这一次把绳子系在了后斗上,而且有了前车之鉴,货车司机开的格外小心,一点一点的往前走,随着绳子绷直,屋子里面传出一阵“哗哗”的摩擦声,很快,那块大青石就被拖出来了。

    众人一看,又炸开了锅。

    “哇塞,真的是墓碑呀!”

    “对对对,我爷爷的墓碑就这样,一模一样,就是这个上面没字。”

    “这么大的墓碑,谁要是能把它扔进去,那不成超人了?肯定是吊车扔的。”

    “是吊车应该留下痕迹才对,可是刚才警察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就走了。”

    “难道真是报应?”

    货车停了下来,刘强指挥着手下,六个人一起上,又是手抬又是肩扛,终于把青石搬到了货车上,刘强给货车司机扔了一百块钱,让对方爱扔哪去扔哪去,总之,赶紧拉走。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赶紧走,想看回自己家祖坟看去!”刘强的手下不耐烦的冲着围观的人摆着手,其他几个也是瞪着眼睛,嘴里面骂骂咧咧的,吓唬着周围的人。

    众人一看,警察走了,墓碑没了,也没什么好看的了,于是一个个都散了,该干活的去干活,该等活儿的去等活儿。

    刘强看了看公司里面一片狼藉的景象,脸色不断的变化着,最后冲着外面的手下喊道,“大壮,赶紧让人把公司收拾赶紧,该扔的赶紧扔,该买的赶紧买,还有大门,赶紧让工人测量按好,我去青州一趟。”

    “是,老大,你就放心走吧,这里就交给我了。”大壮认真的说道。

    刘强点点头,大壮办事他还是放心的,于是上了后保险杠已经掉了的霸道,向青州驶去。

    出了县城没多远,在通往青州的公路上,不知道是哪辆拉石方的货车后盖没扣好,洒了一地的大石头,过十几米就是一个,路过的车辆只能减速慢行。

    刘强开到这里,也把车速减了下来,这种感觉就像回到驾校学绕桩一样,因为前面的车行驶太慢,最后他不得不停下车等待。

    他刚把香烟点上,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脆响。

    “啪!”

    刘强条件反射的弯下腰,趴在方向盘上,当他缓缓的转过身,看向后面的时候,却发现汽车后排的玻璃碎了。

    什么情况?冻碎的?

    虽然到了十二月,可白天气温还在零上,不至于把车窗冻爆吧?

    就在刘强疑惑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整个汽车都在震动。

    怎么回事?难道是车出了什么问题?

    刘强赶紧开门下了车,绕着车子走了一圈,当他看到侧后方的时候,眉头立即皱了起来,只见后车门深深的凹陷了进去,而地上是一块拳头大小的鹅卵石。

    难道是别的车行驶的时候崩过来的?这也太寸了吧?

    不对,这边是庄稼地,要崩也是崩驾驶席这边才对。

    “谁?谁干的,有种出来!”刘强站在路边,冲着庄稼地大喊。

    这是一片玉米地,因为冬季的来临,玉米杆早早就已经被收割了,一个个的被捆在一起,就像堆小帐篷一样堆着,除了一些麻雀之外,连个人影都没有,这个季节的农家汉,不是出去打工,就是在家打扑克打麻将,绝对不会闲的在地里扔石头玩。

    刘强喊了半天,也不见人回话,只有麻雀在地里面蹦蹦跳跳,扭着头不停的看着他,就像在看傻-逼一样。

    就在刘强喊累了,转身准备上车的时候,“嗖”的一声,一个黑影从他的耳边划过,飞出去很远很远才落地。

    还是鹅卵石?

    刘强浑身一激灵,立马躲在霸道的侧面,如果刚才拿一下砸在他的脑袋上,那他的脑袋还不像西瓜一样,直接被开瓢?

    此地不宜久留,赶紧上车离开!

    李强打开驾驶室的车门,“啪!”,副驾驶车门上的玻璃碎了,一个拳头打的鹅卵石掉在了驾驶席的椅子上。

    “砰!”又一声闷响,伴随着汽车的震动,他看到副驾驶的车门凹陷了进来,他甚至能够看到一个鹅卵石被卡在车门的窟窿上,没错,鹅卵石直接把车门打穿了。

    “嘭!”汽车一晃,后面矮了半截。

    不用问,是车胎爆了!

    “嘭!”

    又爆了一个。

    刘强没敢上车,生怕石头打爆他的脑袋,他身子紧贴着车门,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是110吗?我在东山通往青州的路上遇到袭击了,你们快来吧,具体在哪儿?出东山十公里左右,你们开车来,就能看见我,一辆白色霸道,就在路中间停着。”

    刘强报完警,将手机收了起来,他缓缓的抻长脖子,小心翼翼的隔着玻璃往对面的玉米地里面望,他想看清楚,另一边到底是什么东西,简直比子弹的威力还大。

    可是他刚一露头,就看到一个黑影向他这边飞来,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啪”,他靠着的车门上的车窗又被击碎,碎片落在了他的头顶上。

    “砰!”

    “嘭!”

    撞击的声音不断,而侧身也在不停的晃动,如果不是人在外面,远远看去,还以为有人在里面车震呢。

    刘强却勾着腰,连滚带爬的躲到另一边道路旁的地沟里,别说上车了,连车都不敢要了,当他在地沟里面趴下来的那一刻,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终于安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