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霄之门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魔影和大蒜精
    就见那老者悄无声息的飘然而起,好像个鬼魅般飘飘荡荡,竟直接来到角落处那两个看守修士面前。

    一口血气喷出,两个修士当即昏厥了过去。

    老者一笑,转而来到一片铁箱前。

    那里足有十几座铁箱,盖得死死的,而老者只是随手一招,铁箱盖子便纷纷悄然无声的打开。旋即有浓烈的血光袭来,陆宣借助三寸钉的视线看得清清楚楚,那些铁箱中装的竟然都是赤红如血的妖血珠!

    陆宣曾在莫鸦道人的乾天葫芦中得来一颗妖血珠,那便已经足够他使用一段时间了。

    但是这些铁箱中的妖血珠何止千计,虽说血气与陆宣的妖血珠不能同日而语,但是单从数量上就已经超出太多。

    那老者漂浮于虚空之中,深吸了口气,顿时有数以千计的血气从妖血珠中升腾而起,如丝如缕,彷如绸缎,包裹在那老者身上。转眼间,那老者的身量便涨了两寸,他这才志得意满的笑了笑,随手将铁箱盖子统统关好。

    这老者在吸收气血?

    莫非他修炼的也是类似大荒神炉法之类的气血功法么?

    陆宣正困惑间,却见那老者忽然眉头一皱,猛地扭头向自己看来。

    陆宣被唬了一跳,旋即醒悟过来,老者难不成发现了三寸钉?

    “小心!?”

    陆宣连忙提醒。

    三寸钉显然也已经有所察觉,一颗心顿时跳到了嗓子眼。

    苍天大地啊。

    这家伙莫非是什么嗜血的妖魔?三寸钉何曾见过这等诡异的景象,吓得他险些一头钻进地下。

    “别动!装死!”

    陆宣连忙叮嘱。

    他从那老者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困惑。

    这老者虽然警觉,但是显然还没有发现三寸钉,只是察觉到有些异样。强大的修士未必只能通过气息来感知敌人,灵觉有的时候比直觉还要敏锐。

    三寸钉很是听话,当即挺尸。

    他的身子变得和枯骨类似,看上去就像是枯骨上的一个分叉,除非凑近了仔细端详,否则很难发觉。

    转眼间,那老者已经飘落在三寸钉的正上方。

    两只血红色的双眼肃然凝视着周围,半晌没有任何动静。

    陆宣能听见三寸钉心底的呐喊。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收敛妖气,三寸钉的心跳都已经暂停下来。

    看似漫长,实则短暂的片刻时间过后,那股凶杀之气慢慢消失不见。三寸钉这才敢向半空望去,却见那老者已经飞回到那独角妖兽的兽骨旁,化作一团血气,钻进独角之中。

    陆宣和三寸钉这才下意识的长出了一口气。

    “你已经完成任务了,快出来,别再惊动那个家伙了。”陆宣连忙催促。

    三寸钉也不敢久留,就顺着骨山缝隙向地下溜去。

    不过三寸钉明显有些不甘心。

    贼不走空啊,就这么走了怎么对得起自己妙手空空金蛇小郎君的英名?

    咦?

    陆宣暗想这家伙什么时候给自己起了这么个绰号。

    三寸钉虽然愤愤不平,但却还是不敢从骨山中出去,刚才那老者实在是把他吓得够呛,就连当初被道主抓住时他也没有这么害怕过。那家伙可是喝血的,如果被他逮到,恐怕会被剥皮吸血吧。

    好可怕。

    他打了个寒颤,决定丢人就丢人吧,保命要紧。

    三寸钉转眼便钻到了骨山底部,正想一头钻进地下,眼角余光却忽然发现了一抹嫩绿的光。

    什么东西?

    三寸钉侧目望去,却发觉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层层叠叠的骨山缝隙之间,竟然长着一颗小小的植物。

    这是……葱?

    那植物有三根嫩绿无比的叶片,看上去好像是一根葱。

    一根葱即便是放在凡间也没人会多看一眼,但是这里可是天机门的地下宝库啊,长出一根葱来算怎么回事?

    三寸钉正有些沮丧,见状忽然眼睛一亮。

    偷鸡不成,拔根毛总可以吧?

    只要偷个东西,就算贼不走空吧?

    一念至此,三寸钉登时一个饿虎扑食,张开血盆小口将那根葱吞入腹中,连带着将那大葱下面的一小块地面都吞了下去,然后顺势就钻进了土壤之中。

    …………

    片刻后,陆宣开辟出来的那处地下空间中。

    三寸钉从泥土中钻了出来,飞速缠绕在陆宣的手腕上。

    快跑啊!

    三寸钉觉得那老者太可怕,现在还不算脱离险境,尽快逃离才好。但是奇怪的是陆宣却好像愣住了一样只顾着盯着自己,那目光十分复杂,好像有些迷茫,似乎还有些激动。

    搞什么鬼?

    三寸钉用力晃了晃身子,嘶嘶叫了几声。

    还不跑就晚了啊!

    陆宣似乎这才醒悟过来,笑了笑,旋即带着三寸钉钻进了土壤之中。

    …………

    陆宣离去不久,在他正上方的虚空中,忽然有个黑影撕破虚空,一步踏出。

    正是那神秘的老猿。

    他先是看向陆宣消失的方向咧嘴一笑,然后转过头来,看向那小山下方的地下宝库,忽然发出一声悠然长叹。

    “一千年了,没想到……你还是找到了这里……”

    “天魔解体法……这可不是用来延长寿元的……好办法啊……”

    老猿之前已经在三寸钉身上设下一种秘法,类似于陆宣与三寸钉的妖誓,同样能看到三寸钉所看到的一切。

    他,也看到了那血滴化成的老者。

    长叹声中,老猿向前跨出,又撕开虚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

    黎明时分,陆宣直接将三寸钉带进了息壤炉中。

    甫一嗅到南明离火的气息,三寸钉便急不可耐的冲向了九炼门。

    陆宣一把捏住了三寸钉的尾巴,笑道:“别急,先把东西给我。”

    三寸钉恍然,小口一张。

    呸!

    十几块归墟玄铁便落在陆宣的面前。

    三寸钉作势继续冲向九炼门,却发觉陆宣依旧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尾巴,死也不肯松手。

    他困惑了,扭头看陆宣。

    陆宣笑道:“你刚才不是吞了一颗葱么?拿出来看看啊。”

    三寸钉顿时鼓起了腮帮子。

    那是我的!

    三寸钉不住摇头。

    陆宣笑道:“我知道那是你的,不过那东西对你现在也没什么用处,不妨就给我吧。你需要南明离火,而这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是我们之前说好的,你说话不算数!”

    三寸钉恼火的瞪着陆宣。

    陆宣也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仔细分解道:“算我欠你个人情,之前我搬空了你的老巢,再加上那根葱,这两件事加在一起,以后我一定会给你补偿,而且担保你满意,如何?”

    “怎么有空手套金蛇的感觉?”

    三寸钉眨眨眼,但最后还是妥协了。

    陆宣说话还是算数的,姑且便相信他吧。更何况那根大葱要它何用?

    于是,呸!

    三寸钉口中青光一闪,将那根大葱吐了出来。

    陆宣这才松开三寸钉,打开九炼门让三寸钉扑进了他向往已久的南明离火之中。

    关上九炼门,陆宣这才开始端详面前这颗“大葱”。

    陆宣家里可是开酒楼的,这最为普通的食材怎么可能认错?

    这分明不是三寸钉所认为的大葱。

    而是……

    大蒜啊!

    咳,似乎也没什么分别。

    无论是大葱还是大蒜,都是寻常百姓家饭桌上常见的东西罢了,只不过生长在天机门宝库之中,倒是稀奇。

    但还有更稀奇的。

    刚刚在天机门地下,三寸钉刚刚从地下三层回到自己身边时,他脑海中的金针,竟然动了!

    金针虽然动的幅度不大,但的确是动了!

    斜指,三寸钉!?

    金针应该只会对物华天宝起反应啊。更何况三寸钉也不是第一次见了,金针怎么可能现在才起反应?

    莫非是归墟玄铁?

    但是按理说归墟玄铁虽然稀少,但还到不了引动金针的等级吧。

    那便只有另一样东西了,难道是被三寸钉错认为大葱的大蒜?

    而事实正如陆宣所想,此时此刻,金针指的正是那颗大蒜。

    这可正是奇哉怪也了。

    陆宣过去将大蒜拿了起来,剥去泥土,果然露出一颗硕大的蒜头来。这蒜头有些偏大,足有成人拳头大小。而且蒜皮只是薄薄的一层,好像肉膜一样包裹着里面洁白如玉的蒜瓣。

    将蒜头根须上的泥土拍打干净,那根须也有些独特,细若毫毛,格外旺盛。

    这是什么鬼东西?

    陆宣仔细打量了半晌,却也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这玩意真是什么物华天宝么?

    陆宣正试图用神魂查探,却忽然感觉大蒜一震,忽然有股辛辣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根本不是什么蒜香,而是好像将数百斤辣椒糅合在一起,捣碎成渣,又掺进大量硫磺,迎面拍在陆宣的脸上一样。即便是陆宣这样的修士也难以忍受,顿时热泪盈眶,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

    大蒜趁此机会,猛地挣脱了陆宣的掌握。

    噗!

    大蒜一个漂亮的倒栽葱落到地面,三条尺长的绿叶甫一落地,顿时挣命似的向远处狂奔而去……

    人常说逃跑的时候恨不得长了三条腿,这厮果然逃得飞快。

    三条细腿快得好像风车,那颗硕大的蒜头像是一颗大脑袋,而那细如毫毛的根须,更像是在风中狂舞的长发……

    陆宣揉揉眼睛的功夫,却见那大蒜已经逃得只剩个绿点儿了。

    陆宣和那大蒜的秀发一样,凌乱了。

    转眼间,大蒜已经无影无踪。

    这是个大蒜精啊!

    陆宣愣了半晌,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

    如果在外界,或许还真被这贼滑的家伙溜了,但是这里可是息壤炉啊,陆宣在此便是主宰,即便这大蒜精会飞,也逃不出他的五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