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三卷 矢志不渝 第五百六十二章 舆论
    秦宜宁靠在逄枭肩头,慵懒的道:“圣上安排咱们住的庄子你以前可知道?”

    逄枭笑道:“以前听说过,京城周围也就那么几个皇庄。不过我也没在意过就是了。”

    秦宜宁不由得冷笑道:“他既然安排咱们去住,必定是选一个你不熟悉,且他好做安排的庄子了。不过今天咱们倒是不必担心。圣上九十九步都走了。也不差这一步,为了名声,咱们今晚的安全也可以保障。”

    逄枭闻言不由得拉过她的手亲了一口。他本来还想安慰秦宜宁呢,这些话都是他打算安慰她说的,想不到她自己就先想通了。

    不得不说,有个如秦宜宁这般聪慧识大体的妻子,对于他这样日子永远过不太平的人来说着实是一种幸运。

    马车缓缓停在了庄子外。早就安排在庄园内的宫人们忙打开了庄园的正门,内侍和宫女分成两列,左右两侧跪下来行大礼:“恭迎忠顺亲王、王妃!”

    逄枭见这里如此大的阵仗,不由得好笑的紧,低声在秦宜宁耳畔道:“累了吧?先不理会那么多,咱们先去歇息片刻。”

    秦宜宁笑着点头,见逄枭下了车,自己便也要撩起帘子出来,谁知道刚伸手,逄枭就已经先一步将她横抱出来,大步流星的往庄子里走去。

    宫人和内侍们自然不敢抬起头来胡乱观察,一个个低眉垂目,只看着一双皂靴在眼前走过,待听着对方步子越来越远,这才敢站起身来,躬身成列的往庄子里走去。

    秦宜宁本来被逄枭这么抱着进了庄子,还有一些不习惯。但见周围根本没人敢多看一眼,心里才终于好受了一点,红着脸白了他一眼,低声道:“我又不是伤了腿,哪里需要这样。”

    “你是没伤着腿,可是这一路上你吃不好也睡不好,我瞧着就觉得心疼,这么几步路,还是我来代劳吧。”

    秦宜宁被他说的越发羞窘,索性眼不见为净,闭上眼靠在他怀里假寐。

    不多时,逄枭抱着秦宜宁,在一行人的簇拥之下就来到了庄园的正房正屋。

    有个三十岁出头,容貌端庄的年长宫女出来行礼道:“王爷,圣上吩咐了,王爷与王妃请住在正屋,一切都已经置办整齐了。”

    逄枭看这宫女有些眼熟,便问了出来。

    那宫女回道:“回王爷的话,奴婢兰池,以前是太后宫中的。”

    逄枭点了点头,便想起在哪里见过她了。

    兰池的确是太后宫中的,不过安阳长公主下嫁季泽宇之前,身边服侍的掌事宫女就是兰池。后来在外面开了公主府,兰池不知怎么并没有跟着同去,而是留在了太后身边。

    “想不到圣上能安排兰池姑姑到庄子上来,着实是叫本王惶恐。拙荆能得兰池姑姑照顾,本王感激不尽。”

    兰池忙行礼,连称不敢,随即便招呼了宫女和内监来,引着逄枭和秦宜宁一行人去了正厅。

    京城虽然比鞑靼要偏南,但仍旧是处于北方。临近五月的天气尚且有些寒冷。

    正厅室内燃着炭盆,上头烧着的是无烟无尘的上等银霜炭,室内一切物事都摆放的井井有条,布置的也华贵之中透彻温馨。

    逄枭小心翼翼的将秦宜宁放在内室的软榻上,便回头吩咐道:“王妃如今身子重,喜欢安静,若无吩咐,尔等可以不必进来服侍。兰池留下即可。”

    宫人们应是退下,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能够不和忠顺亲王呆在一个屋子真是太好了。

    兰池面上带笑,服侍秦宜宁安置,便吩咐了人去预备饭菜。

    逄枭微微眯起眼,吩咐道:“让他们先预备其他人的,宫里会安排太医过来,王妃需要用什么还要问过太医才知道。”

    兰池脚步一顿,眨眼之间就明白了逄枭的意思。逄枭是在变相的提醒他们这些宫人,不要在王妃的饮食上动手脚,圣上还是在乎他这个王爷的,否则不会如此隆重迎接,也不会安排宫人来庄子上服侍,更不会安排太医来给王妃诊治。

    兰池连忙应下:“是,奴婢谨遵王爷的吩咐。王妃的饮食奴婢绝对不敢怠慢。”

    逄枭并未立即回答,而是面色严肃的看着她。

    兰池屈膝俯身,弓腰垂首,即便小腿都已经累的快要抽筋,依旧颤巍巍的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她能感觉到逄枭凌厉的目光就像刀子一样扎在她的背上,有那么一刻,兰池甚至觉得自己会被直接拉出去砍了。

    就在兰池差点要被吓得哭出来时,一旁传来一个温柔清越的女声:“好了,你这是做什么。”

    逄枭立即移动脚步往那边去,“你累不累?”声音无比温柔缱绻。

    兰池战战兢兢的抬眸,正对上了斜倚在软榻上那女子的双眼,有那么一瞬,兰池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因为这女子生的实在太过美丽,不像真人,倒像是神仙巧工用白玉雕琢而成的一个玉人,她的身上就无一处不是精致的。

    怪不得!与忠顺亲王妃相比,安阳长公主就不够看了,也难怪王爷会为了她百炼钢化作绕指柔。

    秦宜宁见那宫女已经浑身发抖,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不由得道:“你起来吧,我有些乏累,你预备一些热水来。”

    “是。”兰池感激的行礼,退了下去,她心里却清楚,预备热水这种事原本有小内监做的,王妃让她出去,不过是给她解围罢了。

    秦宜宁含笑看着人走远,这才在逄枭的手背上捏了一下:“你这是自己做坏人,好突显我这个好人?”

    “哪有。”逄枭摸了摸鼻子,笑道:“我不过是敲打他们几句,万一有人一时间想岔了,伤着了你,到时候岂不是一切都晚了?所以我这叫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秦宜宁闻言不由得好笑的道:“道理都在你这里了。”靠在他的身上道:“也别太难为不相干的人了。在下层生活的人更加不容易。咱们该防范就防范,但是也不要与人为难,尤其不能枉造杀戮。咱们现在有了孩子,还要为孩子积福呢。”

    逄枭看着秦宜宁那双温柔的眼,心里就变的格外柔和温暖,俯身在她的眼睫上落下一吻,“都听你的。我也会多做好事,为你还有咱们的孩子积德。”

    其实此时,逄枭的心里很是忐忑。

    秦宜宁没有说起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去在意自己这些,他也从来不相信这些玄学说法,只相信人定胜天。

    可是真正有了软肋,有了自己在乎的人,逄枭才发觉自己竟然开始为了曾经造的杀孽而担忧了。他不怕那些事情报应在自己的身上,却怕伤害了秦宜宁和他们的孩子。

    所以说,他这样的人才最不该出现软肋,有了牵绊,或许拼命的时候就有了顾虑。但逄枭却依旧为了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而庆幸。

    热水预备妥当后,秦宜宁和逄枭便在宫人的服侍下简单的洗漱。

    不多时,孙广就带着两位太医院中最擅长千金科的大夫赶了过来。

    “王爷,太医已经带来了。”

    逄枭点点头,也不打算跟着孙广出去,就在一旁等着二人诊治。

    两位太医看了脉,也不敢有半分的期满,到了外头与逄枭解释了秦宜宁现在的症状。逄枭听着他们的说法与从前那些为秦宜宁看过的大夫说的并无什么不同,便也放了心。

    想来,李启天是不会在太医这种事情上动手脚了。

    这也更加说明了李启天此番一定已经布置好了龙潭虎穴等着逄枭。他已经对这些小打小闹不屑一顾了,就等着将逄枭和秦宜宁一击致命。

    若是旁人,眼瞧着明天大朝会上就是要迎击李启天的时间,一定会觉得紧张或者惧怕。毕竟寻常人对抗皇权,成功的几率简直微乎其微。历史上有多少英雄豪杰和立国安邦的英雄,最后却是载在了皇权上。

    然而逄枭却并不惧怕,反而从骨子里往外透着一股子兴奋。

    他是那种遇上困难绝对会迎难而上的人,不战而退不是他的风格。李启天用迂回的手段很多年了,逄枭正想看看,现在的李启天到底会用什么法子来将他置于死地。

    %

    就在逄枭与秦宜宁在皇庄休息时,也不知道是谁,已经将这消息在城里传开了。

    “忠顺亲王做出叛国之事,圣上竟然还将他安排在皇庄住下,圣上着实是爱护臣子啊。只可惜,臣子不给陛下争气,却做出这种背叛国家的事,实在是该杀!”

    “是啊。圣上对忠顺亲王也真是宽容,据说忠顺亲王已经狂妄的甚至都敢抗旨呢。”

    ……

    秦槐远与二老爷、三老爷乘坐马车回府时,一路上街头巷尾都有人在讨论逄枭回来被安置在庄子上的事。

    二老爷听的胆战心惊,低声道:“大哥,他们这是……”

    秦槐远神色温和的摆了摆手,示意二老爷不要多言。

    二老爷立即会意,赶紧闭上了嘴。

    他们是秦宜宁的娘家人,想来这段时间都是在圣上的监视之下的,若是他们不小心说了什么触怒了圣上,岂不是要让家里人遭殃?

    马车缓缓的驶回了秦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