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 > 第七百四十章 老僧
    “呃……难道郭先生夫妇与这些倭国本地的黑帮有合作?”

    站在港口,看着郭大路夫妇在一大群黑帮分子的簇拥下登上一辆奢华无比的汽车,周俊伟、彭小雨夫妇目瞪口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惊诧的情绪。

    “或许里面有什么我们不知道事情吧。”

    见妻子一脸的难以置信,周俊伟轻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郭大路先生是非常聪明的一个人,相信他这么做,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

    彭小雨道:“可是……这毕竟是黑社会啊。虽然有人说倭国黑社会已经合法化,但黑社会就是黑社会,肯定不会像书里表现的那么美好,本质上就是坏人,郭先生也还好,王小璐女士就不怕危险么?”

    周俊伟笑道:“你看这些本地黑帮对他们两人的态度,他们会有什么危险?似乎整个倭国黑帮的人,都要听从郭先生的派遣一样。”

    彭小雨脸喃喃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郭先生可就太可怕了!”

    旁边的周思雨道:“爸爸,郭叔叔是坏人吗?”

    周俊伟将女儿抱起来,笑道:“孩子,不要轻易有好坏来评价一个人,这位郭叔叔是好人还是坏人,得看他做了什么,才能下结论。到目前为止,郭叔叔还是一个不错的人哦!”

    彭小雨笑道:“好啦,咱们也该出发了!”

    在周俊伟夫妇议论郭大路夫妇的时候,王小璐此时坐在车里,也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对身边的郭大路道:“老哥,咱们是不是太张扬了?作为公众人物,与岛国黑帮交往,这要是被大家知道了,他们会怎么看我们?”

    郭大路也没有想到倭国分部的这群家伙会这么高调,估计以前的那些大佬都高调惯了,不高调显示不出自己的威风,因此在迎接郭大路的时候才唯恐不张扬,但这并不是郭大路所喜欢的,听了王小璐的询问,郭大路想了想,道:“那就不让大家知道就行了呗!”

    王小璐睁大了眼睛,“这种事情也能办得到?”

    郭大路笑道:“应该能办得到。”

    以同盟会如今的规模,再加上倭国黑帮的合法化,整个倭国的一些权力组织都已经被同盟会渐渐渗透,做到一些控制言论的事情,并非是很难的事情。

    再说真正知道同盟会成员迎接的是郭大路夫妇的人,恐怕除了周俊伟夫妇之外,并没有多少人关注。

    以同盟会如今的影响力,封锁一些不起眼的消息,容易的很。

    野田宗次郎的家乡就在倭国的象征富士山下的静冈县中,但死后葬在了浅间寺中,郭大路夫妇此次所去的地方,就是浅间寺。

    浅间寺这个倭国神社最为出名的不是里面的神职人员,而是他们寺内的财产。属于寺内最大的财产应该就算是富士山了。

    被倭国人作为国家象征的富士山,却并属于倭国的国家,而是浅间寺的私有财产,现在倭国政府对富士山只有租赁权,并没有所有权。这种事情要是放在华夏,那简直是匪夷所思,但是在倭国,确确实实就这么发生了。

    到了浅间寺的时候,神社门口已经有一大群僧侣站在那里迎接郭大路夫妇,如今的郭大路,虽然斩杀了野田宗次郎,但却被倭国人私下里称之为“武圣”,但凡知道郭大路真实实力的倭国人,都对郭大路敬服有加。

    这个国家的人很奇怪,从内心里是尊重强者的,只要你把他们打服了,他们就会认输服软,并对你恭恭敬敬,可若是你失去了压制他们的力量时,他们潜藏的爪牙便会迅速的显露出来。

    这种尊崇强者的生活理念在全世界都通用,但只有在倭国才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郭先生,请跟我来!”

    一名年老的僧人双手合十,对郭大路行礼道:“野田宗次郎大师的坟墓在我们寺庙后院。”

    这位老僧身材高瘦,目光清澈,很有几分得道高僧的模样,倒是与普通僧人不同。

    倭国的僧人基本上都会娶妻生子,与华夏的火居道士差不多,在倭国历史上,最为风流的一群人中,就少不了僧侣的身影。

    很多华夏人都说如今佛门的和尚脱了袈裟是色中饿鬼,穿上袈裟是得道高僧,其实这句话用在倭国僧人身上更为合适。

    华夏好歹还有不少持戒甚严的律宗和尚,可是在倭国,想找到不近女色,不近酒肉的和尚,那可真的是凤毛麟角了。

    不过面前这位老和尚就是凤毛麟角中的一员,他对郭大路说话,用的也是汉语普通话,可见他对哈文化极为用心。

    在穿过极富有倭国特色的木制榫卯结构的神庙的大门后,又经过几道曲曲折折的走廊,郭大路夫妇来到了浅间寺的后院。

    在这个后院里,立着几十座舍利塔,与少林寺后山的法塔极为相似,而在这些舍利塔群中,最为显眼的便是矗立在园地中间的一座富士山形状的石墓,墓前有石碑,石碑旁还有一尊铜像,正是野田宗次郎的模样。

    年老的僧人将郭大路夫妇领到这座坟墓前,忽然落泪,对郭大路道:“郭先生,难道我国的武者就真的不能成就武道大宗师么?为什么每一次出现了武道天骄,可每次都要被华夏高手斩杀?难道华夏就容不得我国出现武道胜者吗?”

    郭大路看了老僧一眼,淡淡道:“若是不去中土逞能,如何会被斩杀?千年以来,倭国最优秀的武者,哪一个不是死在华夏的国土上?你为什么不问一下,为何倭国每一代的武道天骄,都要去华夏逞威风?”

    老僧避而不答,喃喃道:“次郎这个孩子,从小就聪明绝顶,闻一知十,我教他写字、茶道、插话,还教他围棋与书法,他都一学就会,一会就精。后来他开始学武,也是精进神速,年不到五十,便成就了武道大宗。”

    “我一生中最为成功自傲的作品,就是他!可你却把他给毁了!”

    老僧霍然转身,看向郭大路,“郭先生,你能体会一位父亲失去儿子的痛苦吗?”

    他刚才还是一位颤巍巍行将就木的老人,但此时转身,浑身气质瞬间改变,变得犹如一把出鞘利剑,剑气冲霄,园林中百鸟惊飞,落叶纷纷。

    王小璐被老和尚气势所慑,吓的一声惊叫,躲在了过打来的背后。

    郭大路大奇,“卧槽,老和尚,野田宗次郎是你的儿子?我看不像啊,是不是你老婆以前瞒着你搞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