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第三十章 硝烟中的旗帜(四)
    响彻云霄的呐喊从半人马和拜恩的军阵中发出,在震颤大地的轰鸣声中同时发起冲锋,犹如潮水般扑向彼此。

    “杀光他们!”白浪旗的巴塞耶扬起长柄斧,发出嗜血的呼喊:

    “杀光两脚人——!”

    半人马武士们狂热的嘶吼着,面色狰狞的挥舞着手中的长矛和战斧,甩开蹄子开始冲锋;卷起黑烟的阵列犹如在地面爬行的巨型凶手般,滚滚而来。

    相较之下,拜恩骑士们却要“安静”的多。

    除了如雷的马蹄声外,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排成紧密三排队列的骑士们犹如一道单薄的墙壁,一字长蛇的“撞”向迎面扑来的半人马。

    在两百步之内,将重装骑士们冲锋的效果最大化,同时攻击到更多的敌人——这就是拜恩人的战斗方式。

    稳若磐石,声势夺人。

    “砰——————!”

    炸裂的巨响声中,两股“巨浪”终于同时撞到了一起,恰如平地惊雷!

    “杀光他们——!!!!”

    巴塞耶撕心裂肺的咆哮着,这位冲在最前面的白浪旗旗主不顾一切的向前突进,用斧柄硬生生撞碎了朝他刺来的骑枪!

    在那震颤心神的怒吼声中,一斧子结果了被他撞飞的拜恩骑士。

    交杂着怒吼与哀嚎的铁与血,发出恐怖嚎叫的半人马武士们近乎不顾一切的扑向依旧还在冲锋的拜恩骑士们。

    长枪被折断,盾牌被击碎,甲胄化作碎铁,血肉之躯四分五裂!

    “铛——!”

    又是一记顺劈,惨叫的银甲骁骑连右手和长枪一起被巴塞耶斩成碎肉;哀嚎的波伊骑士想拔出马刀招架,举过头顶的刀锋却被落下的斧刃撞碎。

    下一秒,战斧落下,连带着他的头盔一起“陷”进了身体!

    嗜血的狂笑着,巴塞耶硬生生从波伊骑士的盔甲里拔出战斧,支离破碎的尸骸和甲胄一起被抛飞了出去:

    “杀光两脚人——!”

    但就在下一秒,他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这些两脚人骑兵没有停,而是还在继续向前推进…反倒是四蹄人的冲锋却因为对方的攻势而被迫放慢了速度。

    不仅如此,若是从穹顶向下俯瞰,就不难发现整个半人马的军阵已经被拜恩的“骑墙冲锋”撕扯得四分五裂,混乱不堪,犹如被铁犁从头到尾犁过一遍。

    但是拜恩骑士们依旧没有停下,他们还在朝向河岸的方向狂奔而去。

    难不成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和自己厮杀,而是去救援千帐城的?

    就在巴塞耶犹豫是不是该去追击“突围”这支两脚人骑兵的时候,一个半人马突然惊恐的指向他身后:

    “两脚人,那群两脚人又杀过来了——!”

    什么?!

    巴塞耶瞪大眼睛,吃惊的连下巴都掉在地上了。

    就在骑士们的冲锋之后,拜恩的和重装步兵方阵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的眼前,大步逼近停留在原地的半人马武士们。

    高举双手大剑,全副武装的步战骑士们踏着沉重的步伐,从五十步外就开始发起了冲锋;重装步兵们也挥舞着连枷与链锤,架盾紧随其后。

    面对猝然出现的敌人,又惊又怒的巴塞耶一时间彻底迷失了方向,只能催促着身边的半人马武士们组建阵型,准备迎战。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们是谁?!”

    大剑高举,满脸白须的盖伊·安格特伯爵怒目圆睁,吼声如雷。

    “拜恩——————!!!!”

    “我们·是·谁——?!”

    “拜恩——————!!!!”

    大剑前指,安格特伯爵再次放声怒吼:“拜恩人,进攻!”

    “杀给他们看——!”

    下一秒,大跨步的重步兵方阵发出凌乱的呼喝声,毫无预兆的发起了冲锋。

    挥舞着双手大剑的步战骑士们犹如刺出的枪尖,一人多高的剑锋撕扯着空气,发出冰冷而恐怖的呼啸。

    终于不再犹豫的巴塞耶也集结其所有还能听从命令的半人马武士,径直从正面扑了上来。

    从接战的一刹那起,双方就杀红了眼。

    被撕扯得四分五裂的半人马军阵,几乎立刻就与步战骑士们绞杀在了一起;战斧与大剑碰撞,连枷与长矛交汇,组成了这硬碰硬,面对面的厮杀场!

    一人高的双手大剑,让半人马魁梧的身姿不再有优势,甚至变成了累赘;而在没有冲锋情况下,他们的战矛几乎不可能撕开步战骑士们的甲胄。

    咬牙吐气的安格特伯爵倒拖剑柄,瞪着狰狞凶悍的眼睛猛地向前踏步,单手攥紧的大剑以身为轴,向前一记横劈,划出了一道十分之“优美”的半弧。

    血光迸溅!

    迎面冲来的半人马,凄厉的惨叫着被瞬间腰斩成了两截;鲜艳的血水从空中散落,染红了安格特伯爵花白的胡子。

    拄剑而立的老人重重的喘了口气,燃烧的胸腔让他的血都沸腾到快喷出来似的,额头和手臂上青筋暴露。

    老了…真是老了,才砍了一个半人马蛮子就兴奋成这样,要是到年轻那会儿还不得被他们笑话死?

    怒哼一声,安格特用右臂的护甲硬生生荡开了刺向自己的战矛,大剑的剑锋笔直刺穿了半人马武士惊恐万状脸。

    “给我去死——!”

    腰背发力,怒吼的老人将惨叫的半人马抡到半空,猛地砸向了另一个朝他冲来的半人马。

    “砰——!”

    沉闷的巨响声,安格特一脚踏住两头半人马武士的尸骨,双手用力,狠狠的拔出了染血的大剑。

    愤怒的咆哮声在耳畔响起,盖伊·安格特的战意却丝毫不减;大剑轮舞,将迎面扑来的半人马开了膛;脱手的长柄斧被他直接抢过来,随手抛飞,砸碎了另一个敌人的脑袋。

    惨叫声中,他突然向身后刺出剑锋;被穿膛而过的半人马武士刚想嚎叫着举起长矛,和老人同归于尽;下一秒就被一只铁手掐住脖子,捏断了颈骨。

    剑锋拔出,鲜红的血浆犹如雨点般散落;

    大剑竖起,他周围再无一合之敌。

    周围的步战骑士紧随其后,并没有比这位老人慢多少;而重装步兵们更是早就将盾牌背在身后,双手挥舞着链甲和战斧与迎面扑来的半人马接战。

    混乱的厮杀,才刚刚开始!

    ……………………………………

    河岸边,完成了一轮冲锋的拜恩骑士们重新开始集结,只是这一次他们没有再组成紧密而单薄的三排阵列,而是十分松散的在河岸边拉开纵深。

    “盖伊·安格特…这个老东西还真是老当益壮啊,这么能打的吗?”

    被十几名游骑兵簇拥着的博西瓦尔伯爵扬起嘴角,带着几分诧异的表情,畅快淋漓的大笑着。

    不远处的河岸战场上,数千半人马已经被步战骑士和重装步兵们死死咬住——就算想撤,现在也已经来不及了。

    “不愧是黑公爵时代留下来,能和巨怪较量的前辈!”一旁的湖心城伯爵,贝尔·兰马洛斯点点头,扔掉了断裂的骑枪;双手交错,从后背拔出一长一短两柄长枪:

    “按照公爵的命令,我们接下来只要掩护步兵方阵完成合围就行了…有安格特伯爵在,也不用担心什么。”

    “这没错…但是!”一脸嬉笑的博西瓦尔话锋一转,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聊天:“我们是拜恩人,拜恩大军的主角永远只能是骑兵,不能是步兵

    得在风头被这个老家伙抢光之前,把这群四条腿的蛮子杀个不留!”

    震耳欲聋的厮杀场中,博西瓦尔哈哈大笑,无视了兰马洛斯的阻拦,兴奋的像快要上场表演的演员似的,朝身旁的骑士们挥舞着手中的马刀:

    “听到了没有?小伙子们,我们要干什么?!”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