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两千四百三十三章 继续装服软
    玄妙儿进了老宅的院子,院子里仍旧很干净,因为现在的玄文信两口子很积极主动的干活。

    进了上房,没看见几个叔叔,就看见张氏和王氏在厨房,玄妙儿打了招呼就进屋了。

    屋里很安静更应该说是很冷清,老两口都在炕上坐着,可是没有说话,这屋子里的气氛感觉也是有些冰冷。

    以前就算是只有老两口子,可是他们哪怕是吵架也是有话说的,现在这么安静的可怕,倒是有些异常。

    玄妙儿进屋对着二老问了好,然后坐在了玄老爷子那边的炕沿上:“祖父,我明天就要去京城了,过来再问问你去不去?”

    玄老爷子摇摇头:“不去了,你看着家里事多,眼见着要开始忙种地了,今年我打算带着他们开荒,这地化透了也就要干活了。”

    玄妙儿看着玄老爷子这个身子:“祖父,你年纪大了,有什么想法你让我叔他们去干就行了,你别什么都自己动手。”

    玄老爷子听着孙女关心,脸上有了笑容:“知道了,祖父会注意的,你这去京城路上也小心点。”

    “嗯,我跟着千府的车队走很安全的,祖父这几天身子挺好的?要是有啥不舒服的就赶紧去看大夫。”玄妙儿继续关心的道。

    马氏现在就是不要脸的要讨好玄妙儿了,所以这次她是一开始就满脸的微笑:“妙儿就是懂事,孝顺,你看看对你祖父这个关心劲,你放心,我保证把这个老头子照顾好了。”

    玄妙儿对于马氏这样忽然的带着满满的假意的好话,感觉浑身不舒服,她看着马氏道:“祖母也要照顾好自己,对了我三叔的伤咋样了?”

    马氏不爱提这个话题,可是现在玄妙儿问了,她笑的更假了:“还行,挺好的,还多亏你那天送着你三叔回来。”

    玄妙儿笑着道:“祖母别客气,也不是外人。”

    玄老爷子叹了口气:“哎,妙儿啊,你就别跟着操心这边了,他们爱咋咋样,留条命我就烧高香了。”

    马氏双手握紧了拳头,忍着忍着,千万不能说什么不好的,自己千万不能在玄妙儿面前吵,为了几个儿子,自己要忍住了,玄妙儿这边还是能贴就要贴的,哪怕贴出来几两银子,那也能让儿子们东山再起多点底子。

    “妙儿,别听你祖父这气话,你叔他们都挺好的,你就别担心了,你进京能待多长时间啊?”马氏笑比哭难看的问。

    “能待上十天半个月的吧,还不确定,那边的铺子这次比较大,并且如果收益好,可能立刻就开分店了,所以也许我要多待几天。”玄妙儿很随意的就气了马氏,她看出来马氏是忍着气,是故意的要表现的友好,自己就想看看她能忍到什么程度。

    马氏听着玄妙儿说开大铺子,还要立马开分店,这心里嫉妒的要死了,她还是尽可能的压着自己那颗嫉妒的心:“妙儿是真有出息。”这一句话虽然是夸奖,可是说的咬牙切齿。

    玄老爷子听了玄妙儿的话是真心的高兴的:“妙儿这孩子真是不一般,天生的生意头脑,给咱们老玄家是光耀门楣了。”

    玄妙儿谦虚的道:“祖父祖母夸奖了,等以后有机会带祖父祖母一起去京城看看我那些铺面。”

    马氏可不想去,虽然去了可以过当老夫人的瘾,可是看完人家,再回来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个对比自己心里难受的慌,她没有立刻说话。

    玄老爷子现在也不像以前了,所以对去京城没有那么高的兴致了,但是说实话,他真的以后还想去京城,真心的去看看孙女的生意做的多大,而不是享受去。

    所以他对着玄妙儿道:“好好,以后祖父要是身子可以,又不忙的时候,一定去看看,看看咱们老玄家在京城也能混得风生水起,我以后死了到了地下,也能跟列祖列宗交代了。”

    “祖父,那你就好好养着身子,以后好好地享福,享孙女福。”玄妙儿笑着道。

    “我这辈子不白活了,你这丫头得祖父心,这时辰不早了,你也回家跟你爹娘多说说话,这一走就是不少天,你爹娘可是要惦记的。”玄老爷子现在是真的变成了一个慈祥的老头。

    玄妙儿也确实是想回去再跟爹娘说一会话呢,今天不在家里住了,傍晚就回去,明天一早就进京了:“那我就先回家了,祖父祖母保重身体,等我回来再来看你们。”

    玄老爷子这回穿鞋下了炕:“回去吧,我送你出去,这有日子见不着了。”

    “祖父别送了,我回来就来看你。”

    “没事,我这正好活动活筋骨。”

    玄妙儿也没有勉强,让玄老爷子送着自己出去了。

    等玄妙儿走了,玄老爷子在门口站了一会,看着自己家院子里这么干净,他知道是玄文信干的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儿子现在这么懂事,自己本该高兴的,可是自己就是觉得什么都不对。

    他自己摇摇头,又回了屋,炕上还有些种子要挑,自己也不想闲着。

    他回了炕上,开始干活,也没跟马氏说话。

    马氏心里一直堵得慌,可是不敢在玄妙儿面前表现出来,这时候就剩了老两口了,她还忍不住的找点事说:“老头子,你说这人真是不一样的地位处境,她说的话就不一样了。”

    玄老爷子对这个话没有意义:“那是当然,身份不同了,说的话办的事自然就不一样。”

    马氏继续道:“那可不是呢,你说这妙儿张口就说,让咱们好好保重身体,别干活,别累了,那你说咱们能跟他们家比么?他们家有钱有势,要是不想干活那就成天躺着都有人把饭喂到嘴里了,咱们家不干活能行么?”

    玄老爷子就知道马氏这好话之后还是找事:“人家只是关心你,并且咱们俩这个岁数的,确实是到了该安享晚年的时候,人家有什么说的不对的?”

    马氏还是很有理的感觉:“我也没说她说的不对,我就是觉得吧,这老人一辈子为了啥?不就是为了儿女么?咱们能多干点,那就多帮着孩子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