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梦里为王 > 002 这是梦吗?
    在陈非的记忆中,自己一生当中晕过去的次数有两次。

    在十四岁时,陈非被孤儿院那个被孤儿们背地里称为老处女、老妖妇的女人推下了楼,在那以后陈非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关于以前的种种记忆几乎再也不剩一点,同时多了一份杂乱的记忆,一份属于一个名叫地球的地方的记忆。

    在那份记忆当中,陈非有了无数与这个世界相悖又相通的奇特记忆:手机、网络、电脑、电视。这些东西这个世界也有。但是那些什么汽车、飞机、炸弹等等东西却是闻所未闻。

    陈非是无神论者,穿越什么的他是一点都不信的,所以曾有一段时间一直试图为自己的这份记忆的来历追寻着一个合理的答案,终于找到了大约还能解释得过去的名字:创伤性记忆紊乱症。

    患此症时大脑会根据一些已有的记忆碎片重塑出另一段记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陈非一直觉得自己多了很多记忆的原因,就是因为患了此种病。

    只是随着陈非年岁渐长,那份关于地球的记忆也渐渐丰满起来,多了许多细枝末节,陈非就渐渐有些恐惧的发现:似乎……名叫地球的世界里的一切才符合逻辑!

    与那个世界相比,如今这个用蛮牛兽拉车作公交车的世界,更像是一个瘸了腿、缺失了大片科技分支的文明!而那个地球文明才是正常的、健全的文明。

    此次晕过去后又多了一些记忆,这些记忆都是那个名叫地球的世界的记忆,与前几次的多出的记忆不同,这一次,陈非终于知道了活在地球的那个“自己”的名字:吴建民。

    记忆不太清晰,陈非只知道这一个“自己”是一个样貌普通的人,家中挺有钱,而吴建民却是走上了村官这一条路,在一个很穷的、名字挺奇怪的地方工作,似乎他毕业于什么心理学大学。

    陈非没有睁开眼,他有个习惯,醒来后通常都会闭着眼睛回想一下梦境,这样做能将梦境里的大部分内容都记下来。

    自己应该是在一个病房当中,胖子在说着什么,陈非也是顾不上细听,只是尽力将新多出的这些记忆记下来。

    陈非牢牢记住了新多出来的记忆,这才看了看周围,只有自己这一个病床,想来是高级房,胖子正玩着手机,陈非心底一暖,没有亲人,与自己关系最密切的也就这个猥琐胖子了:“胖子。”

    “醒了?”胖子立刻回头看了过来:“妈的,现在这监狱真是太腐败了,连犯人的口粮都要抠一点出来,还有被褥,一件也没有!要不是这些烂货这样,你也不会差点病死!要是我再晚来几天,你铁定死里面!”胖子骂骂咧咧着,陈非立刻想起了牢里那个教授,寒窗几十年终于评上了教授,才开始自己的幸福人生,没想只是惹了监审官不高兴便落得了这般下场,看他那模样,又哪里还有半点书生的样子?

    陈非感觉自己的身体很虚,说几句话便已经有些喘不过气了,胖子摆摆手:“打住打住,别说了,要喝点鸡汤不,我找老四羊肉馆炖的。”然后胖子看着陈非虚弱的模样表情渐渐古怪了起来:“唉,我说陈非,你不会想让老子喂你吧?这也太他娘的变态了!”

    陈非无奈看着他,努力摊了摊手,胖子怒了,道:“门都没有!”当下几步离开了病房。

    两分钟后一个护士出现在了这里,道:“你就是需要喂饭服务的病人吧?”

    “……”

    .

    当病房里再一次静下来,陈非就有些出神,他再一次想起那个地球与自己生活着这个世界的联系,在地球上,“唐”是一个强盛的朝代。而在如今这个世界,唐国只是大越的一个属国,在大越的西陲抵御魔兽的唐国,落后、野蛮、素质低下,被大越人称之为化外之地。

    而番人在地球上被称为老外,生活在另外的大陆上。最让陈非比较在意的,是岳飞、张飞这两位名震天下的飞龙将军,在地球上居然是不同朝代的人物,相差了近一千年……

    “很奇怪!”陈非心中暗道,最让他奇怪的,是当今天下的科技,结合不停发现的飞船,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如那些专家所说,是一个文明高度发达,最终因为战争让无数科技失传的世界?

    而当陈非对照地球的科技时,这些说不通的地方便更加明显了!

    大越国有电脑电视手机,但连个电动车都没有,如今依旧靠畜力交通工具代步。相较于地球,大越国的科技缺失就太过明显了。

    陈非的心中怦怦直跳,总感觉自己能利用这点发现做些什么,只是地球上那满世界跑的汽车飞机自己别说制造了,丁点原理也不懂,可无法做些再造汽车工作之类的壮举。

    陈非只是个普通人,从小的愿望是离开孤儿院,如今这个梦想实现了,他似乎也就没有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梦想,和大多数人一样,在模糊的人生规划中:赚钱、买房,和一个可能是相亲会上认识的女人结婚,若有可能便添置一辆兽车,这基本上也就是他的全部梦想了。

    想完了这些,陈非又想到了岳光,本来陈非就在奇怪,这杂碎怎么一见到自己就像疯了似的扑过来,在庭上听过了他的供述,陈非总算是明白了,这杂碎做了与自己差不多的梦。

    在两人的梦中,岳光都被自己残忍杀掉。

    巧合吗?

    陈非不敢确定,岳光若是胆小多疑的人,做了这种对不起自己之事,心中有愧,是有可能做噩梦的,只是陈非如今算是把岳光看透了,觉得再怎么着他也不是那种会愧疚的人。

    所以,不会是巧合吧?

    不是巧合的话……就意味着自己能让别人做自己想让他们做的梦?

    若是能找岳光问一下就好了,陈非想着,但如今与岳光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两人大概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不问也罢。

    带着诸多疑问,陈非再一次睡去,竖日,陈非见到了陈姐。

    陈姐长相中等偏上,有些黑,但身段极好,销售嘛,常年奔波,身上这肉可是结实的紧。

    陈姐原名叫陈姝娥,是德路地产的老员工了,德路地产实行“一带一”制度,便是一个老人带一个新人,当初陈姐看陈非有眼缘,便捎上了陈非,陈姐跟陈非合得来,两人关系极好。

    “陈非,你现在可以说了吧?”陈姐横了陈非几眼,“怎么着,脾气见涨啊,听说都快杀人了?”

    “陈姐,你应该懂的吧?”陈非微笑着,岳光此事整个公司都知道,只是不想再说这个话题,当下立刻岔开了话题,“话说陈姐,你帮我找个落脚的地方吧,那地方我不想呆了。”

    “我那里啊!刚好,小郭被辞退了,我正愁一个人租金太高,你刚好补上。”陈姐乐呵呵道。

    “小郭?她……”话说到一半陈非大概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是一个刚出社会的小姑娘,拉不下脸来,做销售嘛,脸皮得厚,她的性格被淘汰也在情理当中。

    “不光是她的原因,经理最近有些……心思,你这次又和他侄子闹得那么僵,也小心点。”陈姐面有忧色,又说了会话,这才离去。

    捉摸着陈姐的话,陈非也是皱着眉头,德路地产有业绩奖励制度,当总业绩到了两千万时,就有二十万奖金,在今年七月份,经陈姐、陈非、海哥、老德四人手上卖出去的房子已经有1400万了,大家都觉着年底这目标肯定能实现,却没想老德因为一件小事被公司开了,同时经理还抹去了老德的业绩。

    大家都是明眼人,自然知道经理就是不想付这二十万奖金了,是以人人小心,如今听陈姐这么一说,陈非心中就有些忐忑了,出了老德这件事,陈非已经不想在这公司干了,但是年终奖可不是一点小数目,自己肯定要等这年过了、拿了年终奖再说。

    担心经理拿自己开刀,同时也心疼住院这哗哗的钱,陈非只住了三日便办了出院手续,每天近三千块的住院费让陈非把胖子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死胖子就不知道挑间便宜点的医院?”在那张10760的单子上签下名字时,陈非的肝都在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