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被穿越的境界线 > 第三十六章 雨停
    只是,为什么要上山?

    也许是脱离了战场,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也许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脑子要比寻常时候更加灵光。反正国主大人只是稍稍思索,马上就明白了过来——目前上山的确是他们这两个人唯一的一条路了。

    现在本阵已经被冲散,又走失了自己这么一个总大将,接下来就算是有松平元康代为约束不至于崩溃掉,但是也肯定不可能做到更加多的事情。而且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于今川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可以预见的是,当消息传出去之后,遍布尾张国内的今川军的独立军队肯定都不可能如同计划那样继续按部就班的扫荡尾张了。

    那么可以推测的就是,接下来的就是一场死亡追猎——各个今川军的先锋军肯定会发了疯的寻找自己,而织田信奈等人为了达到目的,解围尾张,也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想要在那之前首先抓住杀死自己。

    眼前的这个人虽然能够带着自己从战场上逃离,但是人的体力终究还是有限的。

    一旦在平地上逃亡的话,大概很快就会被骑着马的织田军的武将追上,因为要知道今川义元本身不会骑马,不久之前她才从马上摔下来过一次,所以才换乘轿子的。而要是让穆修骑着马带着她一起的话,那么对于一匹马来说压力也未免太大了一点儿。

    只有趁着现在首先逃上山去,废掉了织田信奈等一行人的马力才能够抵消这个敌我双方的巨大优劣势。

    况且这一战之中,她还真的不相信织田军就是大获全胜,伤亡也肯定异常的惨重,接下来还要面临其他今川军的反扑,所以是绝无可能大规模的派人搜山的。等到这一场雨过去了之后,自己两个人留下来的什么痕迹大概都没有了,织田军自然就更难在山上找到自己两人了。

    只是接下来的日子,恐怕就不太好过了……

    毕竟这里是尾张国的境内,而且一旦自己失踪的消息传了出去的话,今川家需要面临的险峻问题,可远远不止一个尾张织田。短时间内可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自己不能够尽快的赶回去主持大局的话——

    恐怕今川家就会因此慢慢衰落,全面崩溃,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乱箭似的急雨,在乌云滚滚的苍幕下,和着隆隆的雷鸣和呜呜的大风,沥沥凄凄,四处铺天盖地的尽情渲泄。随着不时变向的风,时大时小,但总是开了闸门似的倾盆而下。

    一瞬间国主大人就已经将目前自己面临的危机以及各种情况得失,在心底之中过了一遍,并且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自己今天的遭遇可能引起的各种后续的连锁反应了。

    “呀——!!”

    然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察觉到一个猛烈的起伏,自己差点儿没有被穆修就这么甩手扔飞出去——

    似乎是一直在雨中带着她奔跑的少年刚刚终于失足了一下,踉跄着冲出去了好几步,险些没有失去平衡变得摇摇晃晃的,这让今川义元吓得心头一跳。

    紧接着,穆修的速度明显的减缓了下来,最终他慢慢的走到一个隐蔽山崖的下方,找到了一处很干净也不怎么潮湿的平整岩层上,才停了下来。下一刻,随着一声结结实实的闷响,国主大人直接因为他的突兀放手而摔在了地上。

    “呀——!!你你你你你……太无礼了!”

    又气又恼,而且的确被这一下子摔得生疼,国主大人好一会儿后才手忙脚乱的拉扯着自己身上那湿漉漉的沉重盛装,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她转过身来紧紧的双手捂住自己身后的臀部,很是羞恼愤恨的盯住眼前的少年。

    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而且就在下一刻……无论多么的残酷,将至的依然即将到来。

    穆修似乎眼神涣散到了没有任何的焦点,就只是这么呆呆的站着,紧接着就毫无征兆地倒下了。全身痉挛、抽搐,鲜血不停地从他的口中涌出。

    “……!!”

    国主大人猛地呆住了,完全不等她好好的思考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就已经下意识的扑了上去,伸出双手扶住了对方,惊恐万状的同时眼泪也决堤了。一副彷徨无助,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样子。

    ——她这才注意到对方的全身都布满伤口和鲜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等等,你怎么了……我命令你快站起来,不要吓我啊,我以后绝对会听你的建议了……”完全被吓到了的国主大人,以颤抖的声音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呜,求求你了快醒醒……”

    阴霾天空,隐约雷鸣。

    ……

    ……

    痛,非常痛。除了这个词以外已经想不到别的东西了。

    因为那是比死还要难受的剧烈痛苦。

    仿佛皮肤肌肉被撕裂,每一个细胞都在高温的开水之中沸腾,就连喉咙和内脏都承受着滚烫的烧灼,那几乎直达灵魂最深处的剧烈痛楚不停深入骨髓,随着血液流动仿佛又来到了身体皮肤上。

    于是,内脏都开始了痉挛抽搐,就连肺部也同样的如此,几乎已经无法呼吸。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穆修心跳的激烈博动,却反而彻底的超过了普通人所能够达到的医学极限,在强大的血压下,血液似乎也在鼓胀的血管之中疯狂的冲刷着。在将澎拜的能量传输到全身的同时,很大一部分的毛细血管却已经承受不住压力破碎了。

    怎么说呢,就像是掉进了灼热的岩浆之中,由于无比强烈的痛,普通人大概已经渴望着去得到解脱了。因为面对着就连活下去的心都能麻痹住的痛楚,让人不禁产生放弃的念头。

    但是,这无比强烈的痛苦,却让穆修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还活着的事实。于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极其强烈地去向不知道什么对象而祈愿。

    ……想要,再活下去。

    ……想要,多说些话。

    ……想要,能够思考。

    ……想要,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

    这样强烈的念头和求生的意志,使得灵魂都在刹那升华,达成了那最关键的一个催化——早就已经解放到极限的禁区力量在此刻终于产生质变!就仿佛是已经燃尽的灰烬之中,突然重新烧起来了一道余火,并且释放出了极其微弱的热量。

    尽管并不能够说是有多么的强大,但是确实属于质变的关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在自己的身体之中,看见了一道道生命的巨锁——那无形无质却又切实存在的每一把“锁”,都将人体的恐怖潜力、基因深处的伟大力量、灵魂之中携带的起源讯息,给紧紧的锁了起来。

    它们在保护着人类能够作为人类而生存下去的同时,也禁锢了那属于进化的本质力量。

    紧接着,穆修在自己的脑海里找到了又一把的“钥匙”的讯息,并且看见了自己已经打开了两道“锁”的禁锢了。

    第一道“锁”禁锢的,是人类先祖数百万年进化下来,遗传下来却已经沉睡的战斗本能与对危险的感知能力。

    第二道“锁”禁锢的,是被大脑的潜意识对身体所设置的、包括肌肉限制器在内的保护机制,一旦解除就会唤醒最为野性的蛮横力量。

    第三道“锁”位于大脑的深处,潜意识的当中,约束了无比强大的计算力……

    然而就在他触及到心底深处的那片漆黑海洋,接触到相对于表意识而言更为庞大的潜意识的冰山一角的时候,他似乎突然听到了什么来自虚无缥缈的其他地方的呼唤。紧接着仿佛已经完全失去了的知觉快速的重新连接上了神经末梢一样,他感觉到了体表一阵清凉。

    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的治愈着自己那沉重的伤势,发挥出了极佳的效果来。

    穆修隐约的在脑海里闪过了一个人的模糊轮廓。

    然后他醒了过来。

    ……

    ……

    非常的湿热,而且感觉非常的闷。

    “可恶……可恶……快点给本小姐烧起来啊!”

    山崖底下的隐蔽空间,黑长直的少女国主端正的跪坐着,俯下身子正艰难用双手搓着一根树枝。在她面前是一个简陋的、用干燥石头围起来的火堆,其中是半湿不干的柴火。

    今川义元已经将头顶上的那个累赘的金龙般的头饰摘了下来,扔到了一边,她的黑色长发披散,却依然湿漉漉的搭在双肩、脸颊等地方。而且她身上的盛装十二单也已经脱了下来,没有穿足那么多层厚重的服装,因此而轻松不少。

    可是国主大人的脸上依然没有多少的轻松之色,她不但要努力的用这样的古法来生火,忍耐着这种浑身湿透的情况,还有雷暴大雨结束半天时间后,清新的空气重新变成的湿热感。还需要时刻照顾身周的伤员的情况,小心翼翼的注意四周的动静——

    生怕是织田军追索过来了,或者是什么山中可怕的野兽。

    “可恶!为什么根本就升不起火啊……”感觉到娇嫩的手掌都已经红肿疼痛,磨损了皮肤的地方更加是麻痒难耐,今川氏大小姐恼火的将手中的树枝再一次的扔飞了。她看了看四周,确定在这里生火的烟气不会太过明显,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根本就生不起火来。

    “……”

    看着自己白皙的手掌已经通红一片,国主大人感觉到非常的委屈。尤其是想起大半天之前自己还端坐在本阵之中发号司令的时候,对比现在的落魄无助的处境,一时间她感觉到呼吸都有点儿难为,只得将脑袋埋在了双臂之中。

    但是很快的,她就重新抬起了头,看向了另一边的因为上了伤药,所以情况已经安定了下来,正在沉睡着的某人。然后,她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左手臂。

    国主大人的左手臂上有三道伤痕,都是半天之前她用自己的佩刀咬着牙在自己的手臂上割出来,一刀比一刀深。

    这当然不是绝望之下选择自残什么的,而是手足无措的少女颤颤巍巍的在穆修的身上摸索出来了一支油膏,似乎是属于伤药什么的。但是她却不敢确定是否能够直接用于外伤,而且当时情况也不容她继续纠结或者耽搁下去了。

    因此少女果断的选择了用自己来试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