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少年妙手护花 > 正文 第338章 梦很真实
    第二天,当陆飞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天早已大亮,窗外艳阳高照,沙滩上游人如织。虽然明天才是十一黄金周的开始,但是今天已经有不少人提前杀到了景点。

    陆飞昨晚酒喝的太多了,肚子都撑得滚圆,到现在酒劲还没有完全消除,脑仁有些疼,身体也很疲惫,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掏空?

    咦,好奇怪,为什么身体会有掏空之感呢?

    唉呀,揉揉太阳穴,好好回忆一下。

    昨晚喝酒的事情历历在目,程程说了她可悲的身世,自己也把凄凉的出身说了出来,情到深处难自禁,两人都喝了不少,把所有的酒都喝光了。之后去睡觉,自己把程程送到主卧,盖好被子,又倒了一杯水,然后就回客卧睡觉了。

    睡觉,睡觉,……,呀,呀,然后就没有多少记忆了,一觉到天明。哦,不对,有做了一个梦。

    说出来很惭愧,很不好意思接受,这个梦又是他丫春夢。梦里面的女主角是冯程程,而男主角当仁不让的是他陆飞自己了。屈指算来,这是冯程程第二次在他的梦里担任女主角了,每一次都折腾得够呛,互相折腾,而且都很能折腾,各种姿势换个不停。

    冯程程能折腾很好理解,因为人家身经百战,经验丰富,陆飞能折腾就不好理解了,因为他还是个处。

    无师自通?

    开玩笑,怎么可能无师自通,这是东羊小电影看得多了的缘故。小电影看多了,潜移默化中,什么都学会了。

    身体之所以有掏空之感,也许就是春夢的缘故吧,还有酒,酒喝多了。

    古人云,酒色伤身,古人诚不欺人啊!

    因为是春夢,陆飞并没有多少负罪感。想他做春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到不知道有多少女生被他在梦里面糟践。好吧,也不能说糟践,梦里面是两情相悦。做得这么多春夢比较一下,陆飞发现昨晚和程程的春夢最真实,最带劲,简直就跟真的一样,也是体力透支最严重的一次。他记得梦里面程程情到深处,情不自禁的在他的左肩膀上咬了一口,姑娘家可真舍得用力,都要咬出血来了马上。现在醒来,他的左肩膀还能感觉到火辣辣的痛。

    一阵苦笑后,陆飞翻身在床上坐了起来,打了一个哈欠,再顺手把窗帘拉开。刹那间,灿烂的阳光洒满整个房间,所谓的阳光满屋,整个人瞬间地豁然开朗,神清气爽。

    真是个好天气啊,预示着美好的一天。

    他突然觉得很口渴,于是就拿起床头桌上的一个水杯喝了起来。喝着喝着,他突然停了下来,表情透着疑惑。

    咦,这水杯哪来的?水杯里的水又是哪来的?

    难道是昨晚自己给自己倒的水?

    自己只记得在主卧给程程倒了一杯水,有没有给自己倒水不记得了。

    也许,有吧。

    眼神一瞪,陆飞又发现一个让他羞羞的问题,床上的被子掉地上了,而他光着屁股,身上一丝不挂,小兄弟斗志昂扬,生机勃发,不要太过分。也就是说,昨晚他是光屁股睡得觉。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门没关。没关不要紧,关键屋内还住着一个女同志啊,冯程程。程程如果起床了的话,想不看到他光屁股都难。

    这么一想,陆飞的两张老脸都没处搁放了,节操碎一地,连忙把掉地上的被子拉起来,把自己光着的身子盖住,就像个被侵f犯的大姑娘那般害羞。然后他竖起耳朵倾听房间里的动静,很安静很安静,说明外面的客厅里没人,没人的话说明程程应该还在睡觉。这丫头昨天喝得也不少,估计还在呼呼大睡着呢。

    陆飞紧张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一点,然后掀开被子穿衣起床。今天是周五,学校要上课的,早上是没有课,但是下午有两节课,前两节的大学物理课。

    当看到自己的衣服时,陆飞又一次惊呆了,衣服散乱的扔在地上。他记得昨天脱衣服时是迷迷糊糊中胡乱脱的,本来想洗澡,可是太懒了没去洗。衣服散乱的掉在地上很好理解,不好理解的是自己的衣服中为何会有两件女士的衣服,一件是紫色抹胸浴裙,一件是红色蕾丝丁字小裤。

    这两件衣服陆飞再熟悉不过了,程程昨晚上穿的,紫色抹胸浴袍是陆飞亲眼所见,红色蕾丝丁字小裤是他一不留神用透视异能看到的。

    奇了怪了,程程的衣服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而且还是这么敏感的衣服?明明是梦里面程程来到了自己的房间,衣服怎么长腿跑过来了呢?

    陆飞疑惑不已,连忙翻身起床,穿衣,然后准备到程程的房间问问怎么回事。在穿衣的时候,衣服碰到左肩膀,传来一阵疼痛,他就转头低眼往肩膀上看了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肩膀上真有个牙印。

    明明是梦里面程程在自己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咬出一个牙印,现实中怎么真冒出来一个牙印了呢?

    什么鸟春夢啊这是,怎么跟真的一样?!

    陆飞一脑门的疑问,可是自己给不了自己解释。其实,解释倒真有一个,但是他不敢相信,梦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事,他因为酒喝多了,把真实的事当成梦境了。

    梦里面他和程程在床上翻云覆雨,颠倒鸾凤,色彩如此浓厚的梦,他如何肯相信是真的啊?

    穿好衣服后,陆飞来到了程程的房间,可是房间里空空的,没有人。

    “程程。”

    “程程……”

    陆飞在套房里边叫边找,但是都没找到人,显然程程不在了。

    陆飞一个激灵地又想到了赵小玲的骨灰盒。昨晚睡觉的时候骨灰盒放在客厅的落地窗前,面朝大海,现在骨灰盒已经不在了。

    程程撒骨灰去了?

    别说,很有这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