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建设盛唐 > 第千五七节 国王劝自己臣民投降
    他决定带着王室成员前往西北地区,那里是山区,道路崎岖,可打游击,至少唐军难以发挥军阵和骑兵的威力。

    就算那里坚持不下来,他还可以过海到不列颠,至少有上几年的快活时间。

    算盘打得好,不等于可以成功,他太小看唐骑了。

    唐军骑兵远比夹三夹四的步兵要牛掰,他们早就知道步兵兄弟们打了胜仗,那么巴黎城可以会有异动,看紧了。

    果然,法兰克人连夜跑路,得,唐军不理他们先。

    等天亮后,唐骑即时追击,三千弓骑一人三马急追,中途不断换马,于路上追上了五千法兰克人。

    唐军后发而连至,精神十足,而法兰克人跑了一夜的路,不仅疲倦,还跑不了多远!

    起初法兰克勇士自恃勇力,人数又多而轻视唐骑,很快他们就吃到了苦头!

    唐骑一起发威,他们根本不与法兰克人接战,而是远程箭袭用,出手如电,如施放魔法一般,弦化幻影,箭似连珠,往往以一人之力生生射出十个法兰克人才有的狂暴矢雨。

    一瞬间,暴雨般的箭矢落在了法兰克人中间,血雾喷洒,人影奔突,惊呼惨叫,不绝于耳。

    唐骑每人带箭一百枝(单马),而他们能够连续射出三十枝箭,得,等他们停手时,三千人总共射出了九万枝箭给五千人消受!

    五千法兰克人死掉了一半以上!

    作为重点照顾对象的丕平二世,虽有上百亲兵举铁盾当肉盾拼命为他来防护,但受到的箭枝最多,上百军士尽都被射翻在地,他也左胁中了一箭,射穿衣甲,血流如注!

    轻轻一年,痛不可当,竟带了倒钩!

    不得已折了箭(箭身折断,箭头还留在身体内),在其余部下的护翼下匆忙逃生,接下来的数天,他们在唐军追击下,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爬山、钻林、洇水、匿野,上演着追与逃、生与死的戏剧生活,最终得逃。

    但是,唐军的“毒箭头”是名不虚传,丕平二世不幸中招,待逃跑稍定后他动手疗伤,可惜迟了。

    此后他不断发烧,缠绵床铺,最终于半年后一命呜呼!

    ……

    “我们捉到大鱼了!”为什么丕平二世可以逃脱的一个原因是唐军俘获了一个大人物,这让唐军分出了大部分人手去送他回军营,以防有失。

    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

    法兰克王国的真正主人,“墨洛温王朝”的希尔德贝尔特三世国王陛下!

    墨洛温王朝是法兰克王国的第一个王朝,现时被攻,亦是最后一个王朝。

    这个王朝疆域相当于法国的大部分地区和德国西部,奠定于国王克洛维(公元481--511年在位),之后这个国家的统治很不妥当,内战频频,外战不断,导致王权逐步削弱,实权落到掌管宫廷事务和王室地产的宫相手中,国王成为无权的“懒王”。

    在唐军没来之前,法兰克王国权力掌握在丕平二世,这位希尔德贝尔特三世国王陛下是个摆设,实质就是汉献帝(果然,权臣一起,皇帝/国王悲惨)

    他身躯高大,眼泡浮肿,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

    唐军总参谋长姜咨亲自招降他,坦率地道:“……国王陛下,您的际遇我们是很清楚,丕平二世在朝,您是无权的,现在落入我手,就更不用说什么权柄了,但你还可以那么做,将来做个富贵闲人!”

    通过翻译把话告诉给希尔德贝尔特三世,他思忖片刻后,答应与唐军合作!

    他既不仁,休怪我不义了!

    这个国家没给自己什么好处,那就将它卖个大价钱吧!

    ……

    不消说,当希尔德贝尔特三世出现在巴黎城下时,守将莱茵哈特满嘴的苦涩!

    作为丕平二世的忠实部将,与闻机密,他自然是识得国王陛下的。

    其余人等则议论纷纷,天可怜见,身为法兰克人,竟然不识国王!

    “我的臣民们,我们是你们的国王希尔德贝尔特三世,你们大部分人没见到我,很正常,这些都是宫相丕平二世做的好事!他已经抛弃了你们,也抛弃了法兰克王国!逃离了巴黎!”

    希尔德贝尔特三世当着大家的面,大骂丕平二世乱臣贼子,把持朝政,不敬王上,却又治国无方,引致唐人入侵,抵御无能,导致唐军兵临城下,他又贪生怕死,抛弃军民独自逃生,在逃的时候,带上国王,导致国王落入唐人手里……”

    今天可能是希尔德贝尔特三世一生中最舒畅的一天,他痛快淋漓地将对宫相丕平二世的不满说出来,抖出了很多臭史和猛料,让大部分的法兰克人都目瞪口呆!

    城上把弓箭向他射出,但劲力不足,于他面前数米落下,而他的前面已经有大群唐军盾牌护着。

    莱茵哈特警告道:“不要听他的!”

    然而他的心往下沉,因为他看到大家的眼神是“警觉的、不信任的”,丕平二世不在,莱茵哈特说什么也没用,他毕竟没有丕平二世那么高的威望。

    “我们臣民们!你们已经被重重围困住,内有步兵,外有骑兵,没有外援,注定城破!”

    “要是我在城里,甚至是丕平二世还在城里,你们可以说为我,为他而战,现在呢,为谁而战?!”希尔德贝尔特三世咆哮道:“你们告诉我,为谁而战!”

    城上的法兰克人私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是啊,国王不在,宫相不在,为谁而战?

    “你们死了也是白死,投降吧,还可以保住自己和家人,想想你们死后,你们的家人会落入怎么样的悲惨的命运!”

    ”唐人的大头领告诉我说,先前是各为其主,现在是既往不究!只要你们归降,愿意加入唐军的,热烈欢迎,不愿意恛入唐军的,解甲归田,不作任何为难。至于那些顽抗到底的,一概歼灭,其家人为奴,杀之者可得重奖!”希尔德贝尔特三世劝降道。

    姜咨亦站出来道:“我是唐军大头领姜咨,我向上天发誓,国王陛下说的我们都认了!……”

    通过翻译传话,如风吹皱一池水,法兰克人的心彻底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