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八百五十二章 桃李天下
    同知署的签押房外的院子里。

    天方热,酒也不需温,林延潮直接端起来就饮。

    酒水入口甚软,易咽润喉,顺入五脏六腑,浑身通透。

    一碗青红美酒入肚,清冽的酒水已是溅湿了青衫,这并非读书人饮酒仪态。

    但此举也可看出,林延潮心中是多么的百感交集。

    林延潮口中提及叶向高,林材,但心底却又想起郭正域,因为这话却又不能道出口。

    当初将‘天下为公疏’交给郭正域时,林延潮是存了私心的,最后累及对方受杖。若非因为腿伤拖累之故,郭正域或许能有更高名次的吧。

    所幸最后郭正域得偿所愿,金榜提名,没有被林延潮之事拖累。但林延潮口里若提出来了,如同在说没有因受杖之事,郭正域也能中进士,此非君子之德。

    林延潮口中不说,只能心底为他高兴。

    “就以此酒,遥祝各位好友吧!”林延潮说完将碗一搁,这青红酒入肚不觉,后劲甚足。

    几人也是陪林延潮同饮,陈济川,展明都是江湖汉子,饮酒后胆气甚豪,至于陈行贵,张豪远多年行商也毫不逊色。

    说话间,下人已是在院内摆下桌案凳子,院里几颗杉松正好遮荫。

    这时院外丫鬟等捧着食盒,林浅浅穿着浅紫色的比甲,湖绿色的衫子行至签押房的院子来。

    陈行贵,张豪远当下拱手作礼道:“嫂子!”

    林浅浅见林延潮喝酒上脸,不由眉头一皱,若非好友下属,说不定就要数落林延潮了。

    林延潮见林浅浅问道:“你怎么来了?”

    林浅浅笑着走至林延潮身边道:“方才你们命厨房备下酒菜,我想相公平日都不喝酒,怎么今日破例?问过才知是几位同窗高中。我想你们今日高兴,亲自下厨做几盘菜来。”

    “难得,难得嫂子下厨,这定要尝一尝的。”

    张豪远道:“当年在司马家里时,嫂子的荔枝肉可是好吃了,那味道真是人间一绝。我每次多夹几口,嫂子都要拿眼瞪我,生怕司马少吃了。”

    陈行贵,张豪远都是笑,林浅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吓得张豪远连连赔罪。

    说话间,大家都是回想起当年在林延潮家里读书的场景。

    要么夏日炎炎,抱书于绿荫之下,身外竹林摇曳如涛。

    要么夜色浸染,窗外小雨濛濛,持卷于如豆青灯下。

    那等日子过得虽苦,但与现在在名利场中奔波而言,别是一种诗意的怀念。

    林延潮想得出神,林浅浅与丫鬟从食盒里端出吃食来,有酱鸭,有红烧肘子,有红糟鱼。林浅浅道:“这是从老家带的红糟,糟鱼与青红酒最配。”

    闻言三人都是笑,陈行贵不由赞道:“嫂夫人的心真细。”

    丫鬟在桌上摆下酒菜,林延潮与他们于席间闲聊,林浅浅担心林延潮喝醉,又沏了了一壶武夷岩茶,并示意他不可多喝。

    林延潮听了林浅浅的话,将酒杯搁在一旁,饮茶解酒。

    一杯茶下肚,众人都是想笑而不敢笑,林延潮知他们笑什么,于是道:“方才想起一会还有贺客登门,故而不能一醉方休。”

    “嗯?贺客?”林浅浅问道。

    林延潮点点头道:“夫人的话,自要言听计从,不过停酒也并非全因夫人之故。”

    说话间府门外鞭炮齐鸣。

    外头一名下人手持大红喜贴入院笑着道:“老爷大喜,大喜!”

    众人都是讶异,陈济川问道:“何喜啊?”

    下人道:“本府夏邑县彭家彭健吾今年春闱高中三甲第两百名,彭员外持贺礼在外谢老爷桃李之恩啊!”

    此言一出,院内众人都是大喜,林延潮更甚。

    郭正域,彭健吾都是他的门生,林学弟子,而今都是金榜提名,如何能不欢喜。

    这是桃李天下!

    林延潮笑着道:“彭员外真是客气了,随我去见他吧。”

    林延潮走至府外,但见同知署外,聚了有好几百人。

    彭员外见了林延潮即一揖倒地道:“犬子能有今日,多谢司马老爷桃李之恩。”

    林延潮忙将彭员外扶起道:“彭兄这就不必了,我只不过看过令郎几篇文章,平日公务繁忙,也谈不上如何指点。”

    彭员外道:“司马老爷何必过谦?犬子曾说,师道有三,蒙师、业师、人师。蒙师,业师易求,而是人师可遇而不得求。而先生你正是他之人师!”

    彭员外说完,外头的人纷纷称是。

    林延潮辞道:“古人云,经师易得,人师难求,林某为经师尚可,人师就过誉了。”

    林延潮另一弟子侯恂争道:“先生乃心志高洁之士,胸怀天下而无争,人师二字当之无愧。”

    林延潮闻言笑了笑,仍是推辞。

    彭员外道:“若非司马,犬子焉有今日,彭某没什么说得,明日在舍下摆下三百桌谢师宴,共同答谢师恩,还请司马赏光。”

    林延潮笑着道:“彭员外此情……林某去便是。”

    彭员外道:“另外还有一点薄礼奉上。”

    彭员外当下二话不说向林延潮奉上‘薄礼’。

    彭家仆人手捧着红案,一封封的白银用红绸包着陈在同知署门前。一封乃是一百两,足足有二十个红案,那就是两千两白银。

    这一幕令旁人无不称羡,大家都是啧啧称奇。彭家乃归德府数一数二的土豪,林延潮的农商钱庄也有他的股份,这些银子对他而言不算什么。

    彭员外恳请再三,林延潮见推辞不过,只能收下道:“彭员外之礼,本官却之不恭,即是如此暂且收下。”

    当下陈济川,展明上前收下银子。

    顿了顿林延潮又道:“本官记得彭员外令郎乃府学子弟,饮水当思源,富贵当报恩。城里府学似年久失修,廪膳生亏欠廪米六月不发,即使如此,本官将这些白银如数皆赠给府学修缮校舍,资助寒家出身的博士子弟,也算为令郎酬当年之恩。”

    林延潮此言一出,府外百姓无不拍手叫好。

    “司马无私念。”

    “一心为公,真不愧为林青天!”

    “为官清廉,为师重道!”